訪客您好. 登入 註冊 遊戲盒(0)
嘎嘎密密8週年即將改版.. 請加入FB 討論改版功能建議喔!
♥連♡
18歲
女生

日記數: 2
點閱數: 1208

♥連♡的留言板
興奮 02/ 25/ 2013
更~
TO:希蒂
有啊有啊~ 有在寫最後的左輪手槍

第七章-下
東藏西躲地我終於來到廚房,真奇怪,一路上居然沒看到半個人影,通常都會有一個紅髮的女僕來巡房的啊,今天是怎麼回事?
該不會,被吃了吧…
用力的甩了甩紫色頭髮,別想了,這對我來說應該是好事吧。越過廚房大門時,聽到裡頭有說話聲。
『有人在裡面嗎?可是現在已經是深夜了。』我把耳朵貼在門上(今天一直在偷聽呢),廚房的門很大,但不是很厚所以聽得蠻清楚的。
「一切準備就緒,」「他已經上當了呢。」
廚房裡,傳來個性很爛的黃髮女傭RIN和巡房的紅髮女僕TETO的聲音。
準備就緒?上當?是什麼意思?
【躂躂躂。】是腳步聲,而且是往這裡過來。我躲進角落的陰影裡,一個黃色的人影推開門走進廚房。
是LEN。
雖然已經說過要小心了,但如果發生什麼事,就算會被吃掉,我依然會奮不顧身去救你。陷入另一段的回憶,你好像已經不記得了。
啊啊,因為你是我的…
【咿——】發現的時候門已經打開了,4個人站在我面前。
好快!什麼時候發生的?兩對紅瞳與兩對藍眸同時對著我,下意識的退了幾步。
「啊呀,是KIRI呢。」首先開口的是空琪塔大人,我知道這麼說是故意的。
TETO沉默,RIN笑著,LEN似乎有些憂鬱,空琪塔大人…沒有表情,也許是心理作用,空琪塔感覺在笑。
「那麼晚了,想去哪兒啊?」RIN道,臉上的表情令人為之一顫。
「我…」說不出話來,聲音在顫抖。
【害怕嗎…?】莫名的聲音再度迴響於耳際,忽然一道銀光閃過TETO的右手,眨眼的速度她就已經站到我身邊,而那一道光再度出現。布料撕裂的聲音、冰冷的觸感、以及腰部傳來的痛感讓我意識到發生什麼事。
「嗚!」放在口袋裡的鏡子緩衝了利刃的攻擊,沒有擊中要害,但鏡子也因此碎了,滑出口袋掉在地面上。
『原來…目標是我…』
紅髮女子將那道銀光—匕首—抽離我的體內,大量紅色液體湧出。當鮮血濺上臉時,她依舊淡定沒有任何表情。
『啊,那可是我的寶貝呢…』我因為失血感到暈眩而倒在地上,破碎的金框鏡面映出自己狼狽的樣子,RIN的笑聲迴盪整個廚房,沉沉的睡意朝我襲來,漸漸地連那笑聲也聽不到了。
我要…死了對吧。
TETO、RIN紛紛走回寢室,空琪塔大人臨走前看了倒在地上的我一眼,嘴角微上揚,似乎說了話,可是我已經什麼也聽不見了。

尾聲-
接著是LEN,他看見口袋裡掉出來的東西時,似乎嚇了一跳。
『啊啊,你想起來了嗎?』好想抱抱你,好想看看你那陽光般的笑容,好想跟你說…
「我…」已經什麼話也說不出,早知道那時候就應該說出口,好想說…

「我喜歡你。」
意識變得不清,慢慢地飄到好遠好遠的高空去。
我死了。
結果,空琪塔不但沒有吃我,反而還叫人處理我的遺體。
死後才發現,班妮卡•空琪塔在撿到紅酒杯後就再也沒有碰過我了,也許是身上有什麼東西使她不敢靠近我,這說不定也是她派人殺我卻不吃的原因吧。然而,這些都已經不重要,我已經死了。
現在才知道好像有一點晚,綠髮雙馬尾的女傭名叫MIKU,她也許是唯一為了我的死感到難過的人。
有一點遺憾,不但沒有跟LEN說那句話,最後還是沒有保護他。LEN在我走的四個月後被吃掉,其他的同伴也相繼來到這邊,所以我…應該是不孤單的吧。
還有一點蠻扯的,整棟洋館被吃完後,空琪塔居然把自己也食了!吃了右手之後便死去。
差不多在空琪塔把自己吃了的三個禮拜後,空盪盪的洋館來了一個訪客。她擁有一頭粉紅色髮絲,身穿斗篷,在廢墟裡晃了幾圈後就離開了,她看起來像是要找什麼東西的樣子,只留下一句話:
「看來,來晚了一步。」
《全文完》

↑打上這三個字真的超感動的說↑
soda555(希蒂)
6010160514(疾楓)
PMMY(小抹茶)
謝謝妳們的支持!不然我不可能寫完這篇文的。
預計會出番外,還請大家多指教^^
開心 01/ 30/ 2013
嗚嗚~我寫的コンチータ被鎖了 在這更新

第七章-上
全部裝進小包包裏,東西很少。梳子、幾件衣服,能不帶的物品就儘量不帶,別引人注目…
「應該差不多了…」
此時我的記憶突然跳到,一片茫茫大霧中。

「妳是誰?」一個女人歪頭問著眼前的女孩,地點是一棟洋館附近。女孩只是搖著頭,被勾破的白色洋裝染著斑斑血跡,雙腳因為沒有穿鞋顯得骯髒。紫水晶一般的瞳閃爍著淚光,楚楚可憐的樣子,棕髮的女人不再追問下去。漸漸地那女孩的臉由模糊轉為清晰,「那…我就叫妳KIRI。」那個女孩是我?「我叫做班妮卡•空琪塔,妳可以直接叫我班妮卡。」女人露出笑容,說道:「以後我們就一起生活吧。」
這是…回憶?
班妮卡•空琪塔把「我」帶回家,慢慢了解她的個性。班妮卡喜歡食物,世上每一道料理她都要品嘗一遍。班妮卡人很好,直到那天,全變了。
「KIRI妳看,」紫髮女孩把頭抬起來,看到棕髮女人手上拿著的東西,「是紅酒杯,在門外發現的,很漂亮對吧。」用力的點了腦袋,雙眼沒從酒杯上移開。
master of the graveyard。
「咦?」那是幻覺嗎?裝滿紅酒的杯子,有一個棕髮女人的倒影。『跟班妮卡好像…』
後來她沒想那麼多,也沒有說出來,看著班妮卡把紅酒一口灌下。
隔天裝著食物的櫃子空了。不,更正確的說是沒有半樣東西,空盪盪的廚房有一個女人的身影。
「班妮…卡?」廚房和走廊間的牆壁不見了,留下一地的水泥碎屑…
「我還要,我好餓啊!」女人喊叫著,似乎有十年沒吃過東西…
那女人朝女孩的方面衝去。
「呀啊啊啊—」尖叫劃破詭異的寧靜,「不要過來!」班妮卡停止腳步。
它沒有吃她,一根寒毛都沒觸到,『她已經不是班妮卡了!』意識到。
從此,班妮卡成了「空琪塔殿下」。

我回到現實。「對啊,」我的記憶在這一瞬間全甦醒了,「她變了好多…」淚水一顆顆從臉龐滑落。
最近變得愛哭了呢…我自嘲了一下。不過這個記憶沒有阻止我逃走的決定,打開房門,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