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您好. 登入 註冊 遊戲盒(0)
嘎嘎密密8週年即將改版.. 請加入FB 討論改版功能建議喔!

死神的3點33分(轉至台灣論壇)作者:朽影腐颯--已暫停新增


前往頁面 1, 2  下一頁
目前所在版面: 鬼話連篇
前往: 
supau303
Offine男魔羯22
實習版主
實習版主
文章: 5622
G幣 289061
註冊時間: 2008-07-25
來自: 台北的啦!
supau303 發表於 2009-04-15 13:21 引言回覆
楔子

傳說,召集七個人,在午夜的三點三十三分之時。死神將會到來。
獻上鮮血、許下願望,與死神訂下契約吧!與死神展開一場死亡追逐戰。
最後的結果是什麼?
戰勝死神,實現那微不足道的願望?
還是……生命被死神奪走,進入地獄那深不見底的的黑暗深淵……
你,要怎麼選擇?

supau303 在 2009-10-11 19:02 作了第 2 次修改

_________________
請各位會員千萬一定要看
版規

上課到快起笑


supau303 發表於 2009-04-15 13:23 引言回覆
第一章 死神契約

「喂!阿聖!」突然的一個聲音,喚回……不!應該是"嚇"回我的神智

「哇!」我叫了一聲後才反應過來

「阿鬼!你知不知道現在是七月半啊!不要突然冒出來好不好!」
阿鬼,本名吳朽圭,"圭"這個音讓人聯想到"鬼",加上他那毫無腳步聲的輕盈步伐,讓他有了阿鬼這個稱號

「我叫了你好幾次了!你整個人都不知道神遊到哪了!已經放學啦!」阿鬼反駁

「算了!你這傢伙又有啥事情?」

「對了對了!我告訴你喔!我在我爺爺那間廢棄屋的書房裡找到一本超屌的書喔!你看!」阿鬼炫燿似的將他所說的書從自己的書包裡拿出來遞到我面前;
書的外表破舊不堪,看不出書名,內頁早已遭蟲蛀蝕,不過其中的一頁卻吸引了我

「死神……契約?」我疑惑

死神契約
在半夜的三點三十三分之時,召集七個人,準備一個純白的陶瓷碗,將七個人的鮮血滴入碗中並許下想實現的願望。然後在滴入鮮血的碗中央放上一支點燃的白蠟燭,等一會兒蠟燭會漸漸由白變紅。等到全部變紅時,七個人牽起手圍成一個圈,齊聲唸出"以我們七人之鮮血,將生命奉獻於祢,我們在此召喚祢,與祢訂下死神之契約"之後,蠟燭又會漸漸由紅變黑,等到完全變黑之後,契約就成功了,在契約成功後的三十天內絕對要小心,因為死神將會把契約者一個一個殺死,最後剩下的倖存者必須在第三十天的半夜三點三十三分回到訂下契約的地方唸出"契約成立條件已完成,實現契約之時已到來,請祢現身於此地,實現吾之願望"之後,死神將會現形,實現你的願望


我唸出了內容,那一頁異常的完整,一字一句都看的清清楚楚,在唸的時候還感覺到一股不屬於這酷暑的冷風吹過我的背部,我打了個冷顫

「不錯吧!你也很有興趣對吧!要不要來試試看?」阿鬼提議

「不會吧!你又要玩!」我驚訝的看著他,這傢伙還真不要命啊!錢仙、筆仙之類的神鬼玩意兒,能玩的的他沒有一個不試!他不怕玩出事情嗎?

「對啊!這麼好玩的東西不玩玩看怎麼行啊!」阿鬼興奮的說著,身旁突然傳出了一個女生的聲音

「聖!阿鬼!你麼在聊什麼阿?聊的這麼高興?」一個留著短髮、頭髮上夾著一個天使翅膀形狀的髮夾的女孩微笑著向我們走來

「是曉佳阿!我們在聊一個好像很好玩的恐怖遊戲!」阿鬼翻開那本書給曉佳看

「死神契約?好像很好玩耶!我們來玩玩看吧!」曉佳提出了和阿鬼一樣的提議

「什麼!?怎麼連曉佳也……」

「因為聽起來很有趣阿!欸欸!我們今天就來玩吧!」曉佳興奮的笑著說

「可是這要七個人才行耶」阿鬼嘆了口氣

聽到這句話,我鬆了一口氣,但馬上又跌到谷底

「沒關係!人我去找!這樣就行了吧!」曉佳信心滿滿的指著自己

「喔?那就拜託妳啦!」阿鬼又變回原本的高興狀

「我……我不去……」我小小聲的拒絕

「為什麼?阿聖你之前不是都會一起玩的嗎?」阿鬼皺起眉頭問

「我覺得...這個遊戲沒這麼簡單……感覺……很詭異」說到這,我覺得全身都在微微顫抖

「什麼啊!你想太多了吧!」

「就是啊!聖,不用想太多啦!」
阿鬼和曉佳勸說著,突然,阿鬼露出了一副"我知道了"的表情

「喔?還是說你怕了?都高中生了還這麼膽小阿!」

「我、我才沒有!去就去啊!誰怕誰啊!」我氣憤的說著,後來才發現到我說出了非常不得了的話

「好!這可是你說的!今天晚上三點到學校門口集合阿!」阿鬼說完之後,馬上轉身就走,完全不給我拒絕的機會

「欸……喂!阿鬼!」見阿鬼早就溜的不見人影,我停止了叫喊;
媽啊!!為什麼我會被這種幼稚到死的激將法給騙到阿!死阿鬼你那一副"詭計成功了"的表情是怎樣啊!怎麼辦?難道我真的要去啊!

_________________
請各位會員千萬一定要看
版規

上課到快起笑


supau303
Offine男魔羯22
實習版主
實習版主
G幣 289061
文章: 5622
註冊時間: 2008-07-25
來自: 台北的啦!
supau303
Offine男魔羯22
實習版主
實習版主
文章: 5622
G幣 289061
註冊時間: 2008-07-25
來自: 台北的啦!
supau303 發表於 2009-04-15 17:11 引言回覆
第二章:契約開始(上)

半夜三點,我拖著沉重的腳步走到學校前,那裡早就站了一群人。
「阿聖!你很慢耶!我還以為你不敢來了!」死阿鬼你好樣的!你每五分鐘一通電話,想不來也難!

有點生氣的往周圍看了看,瞄到了他手上的袋子,發現了我的視線,阿鬼提起袋子:「這是遊戲的道具」。

他笑了一下,我則是滿臉黑線,媽呀!還真的是做足了準備阿!

「好了!人都到了,那就走吧!」
我們就這樣走進了學校。

輪迴高中——我的學校的名字,聽說是創校的校長取的,這什麼爛名字!不過卻也算小有名氣。

而且跟每個學校一樣都有個共通點,那就是——恐怖的場所!

我的學校最著名的恐怖地點就是五樓的美術教室,那裡原本只是一間普通的教室,但是自從三樓也建了一間美術教室之後,那裡就很少有人去了。

因為那裡成為沒有人會去的地方,曾經有個女孩子因為感情不順而在那間美術教室裡自殺,發現的時候已經斷氣多時,之後便開始傳說有鬧鬼事件發生,搞的學生人心惶惶,再也沒有人敢接近那間美術教室,而校方也將那裡列為禁地,禁止學生出入及談論。

那麼為什麼我們還要到這裡來呢?全都因為阿鬼的一句話:
「要玩恐怖遊戲就要到最恐怖的地方!」
所以我們全部的人才會都站在這間教室的門前。

「就是這裡啦!美術教室!」
阿鬼走向前,準備打開教室的門。

「喀啦!喀啦!」門鎖住了。

正當我鬆了一口氣時,阿鬼蹲了下來,手伸進了他用來裝道具的袋子,不知道在找什麼東西。

「喔!找到了!」他從袋子了拿出了一支髮夾,然後站到門前,試著打開教室門的鎖。

「喀啦!喀啦!喀!」鎖打開了。

_________________
請各位會員千萬一定要看
版規

上課到快起笑


supau303 發表於 2009-04-15 17:12 引言回覆
第二章:契約開始(下)

「好啊!打開了!」看他這麼高興,我實在很想問他到底有什麼是他不會的

阿鬼將門打了開來,倏地,我感覺到有陣很強勁的風從我身邊吹過,像是要逃離這裡一般。

刺骨的寒!

其他人卻好像什麼事也沒發生的走了進去,我只好鼓起勇氣走了進去。

我們走進去之後稍微清理出一點空間,在地上舖了報紙然後坐下,開始擺放準備的東西

「恩……現在是三點二十分,還有一點時間,大家就先等一下吧!」

一片寂靜,沒有人說話。我看著周圍的人,除了我、阿鬼、曉佳以外,還有三年一班的宋潔怡、三年三班的劉偉堂,以及兩個都是三年五班張風翔和李芳晴。

大家都是為了什麼東西才來的呢?有什麼東西是一定要得到的呢?我想著,時間一點一點的流逝,而且很快!我將會知道,我們將會為了這些願望付出代價,而這個代價不是一般的東西……

而是生命!

「快點快點!時間到啦!」阿鬼把放在碗中的蠟燭點燃,然後拿出美工刀割破自己的手指,將血滴入。

說真的,他這樣還滿詭異的。

「我要變成永遠不老不死的人」不老不死?那不就是神了嗎?不對!以他來說的話應該是鬼吧!

「我要吃遍世界上的美食!」曉佳還真喜歡吃啊!可是卻吃都吃不胖,這可真讓人羨慕和忌妒呢!

「我要擁有全世界的財富」宋潔怡說出了這一句,毫不在乎的看著自己的手,好像只是被螞蟻咬了一下

「我要有能迷惑眾人的外貌」我看了劉偉堂一眼,厚厚的黑框眼鏡、瘦小的身材加上滿臉的青春痘,我能理解他為何許這種願望

「我要成為世界上最聰明的人。」看著張風翔,我記得他是個很認真的學生,可是成績一直沒有好轉。或許是這個原因才讓他想加入這個遊戲,藉由這個遊戲讓成績變好吧

「我……我想要學魔法!」好!我認了,我實在想不出為什麼會有人許這種有夠離譜的願望!所有人都看著李芳晴,而後者卻是一臉的認真。

有誰知道奇怪的願望加上認真的表情等於什麼嗎?
答案是……

還是很奇怪!

最後換我了,我想了一下並接過美工刀,我割了一下自己的手指。
靠……還真痛!
我將血滴到碗裡,說:

「我希望這個遊戲結束之後,所有人都能夠活著。」

「阿聖!你這願望很爛耶!好像我們會死一樣!」
「唉唷!反正只要許願就好了不是嗎!」
「算了!繼續吧!」
我們所有人的注意全放到了蠟燭上。

漸漸的,就好像吸收了我們七個人的血一般,蠟燭真的變紅了!我們目不轉睛的看著,直到蠟燭完全變紅。

以我們七人之鮮血,將生命奉獻於祢,我們在此召喚祢,與祢訂下死神之契約!

我們七個人就像被催眠似的說出了咒語。當我回過神,蠟燭正以緩慢的速度變黑,我看向其他人,他們面無表情、眼神空洞,就像沒有靈魂的空殼!突然,蠟燭的火熄滅了,而蠟燭在不知不覺中已經完全變黑了!

「這樣就成功了,東西放在這裡沒關係!反正也不會有人來這裡,離開吧!」阿鬼突然出聲,其他人也站了起來,一個一個走出教室,所有人的眼神也恢復了。剛剛的景象就像作夢一樣,我是最後走出去的,我回頭看了一下漆黑的教室。

「三十天……是嗎……」

三十天之後,還會有多少人?

_________________
請各位會員千萬一定要看
版規

上課到快起笑


supau303
Offine男魔羯22
實習版主
實習版主
G幣 289061
文章: 5622
註冊時間: 2008-07-25
來自: 台北的啦!
supau303
Offine男魔羯22
實習版主
實習版主
文章: 5622
G幣 289061
註冊時間: 2008-07-25
來自: 台北的啦!
supau303 發表於 2009-04-15 17:13 引言回覆
第三章:獵殺

在那件事情過後已經過了三天,什麼事都沒有。我鬆了一口氣,阿鬼嘆了一口氣。

「怎麼什麼事都沒發生?明明就成功啦!」我們現在在教室,每個人都亂哄哄的,根本沒人理會我們在聊什麼。

「我倒覺得沒事才好!」我托著下巴看著他,難道一定要有事才甘心嗎?,如果有事,搞不好我們所有人都死光光啦!

「吳朽圭!段嵐聖!外找!」
突然一個聲音打斷我們的談論,我和阿鬼走到教室前門,才發現是李芳晴。

「怎麼了嗎?」我問著,她微低著頭,眉頭皺的很緊,似乎有什麼事在困擾著她。
「請問……你們最近有見到翔嗎?」她抬起頭問。這讓我嚇了一跳,她的眼袋,有著很深的黑眼圈,好像好幾天沒睡個好覺了。

「翔?你說張風翔?……不,沒有見到。妳不是跟他同班?」阿鬼想了一下之後問。
「翔他……他已經兩天都沒來學校,今天是第三天了,我很擔心……」李芳晴說著說著,又低下了頭。
「你不用擔心,你看。」阿鬼將手舉起,指了一個方向,我和李芳晴立刻往那個方向看去。

張風翔正慢慢的從走廊走過來。

「翔!」李芳晴高興的揮揮手,張風翔也注意到了,小跑步的跑到李芳晴面前。
他解釋說這幾天因為身體不適才沒有來學校,今天則是睡過頭才這麼慢來。
他們兩個便一起回到教室,我和阿鬼則是在老師的催促下回到教室坐下。

「今天要發上次考試的成績單!」
「蛤———!!!」

今天的課始於學生的哀嚎聲,終於學生的歡呼聲。

放學的時候,我和曉佳還有阿鬼,邊回家邊聊著天,談今天的成績,曉佳原本就是成績還不錯的女孩子,而阿鬼的成績令人生氣,這個每天只會玩的傢伙怎麼能考這麼好!!還常常贏我!!氣死人了!!

聽曉佳說這次的考試別的班級都考的不錯,讓我想到了張風翔,他的成績……怎麼樣呢?

我完全沒想到,這個問題的答案這麼快就會揭曉。

______________隔日_________________

今天已經是第四天了,正當我覺得那個遊戲應該失效,什麼都不會發生的時候……

惡夢,降臨了!

今天我也和阿鬼還有曉佳一起上學,當我們走進校門口,卻看到了一大堆警車和警察。我們三個都是滿腹的疑惑。

「退後!退後!不要跨越黃線!請不要接近!」警察驅趕著學生,似乎是發生了命案,怎麼好死不死偏偏在我的學校。

「你知道嗎?聽說死的是三年五班的張風翔欸!」
「真的嗎?好可怕喔!」
兩個學生的對話,卻引起了我極大的反應。

死的是三年五班的張風翔……

我快速的衝進人群之中。阿鬼和曉佳在後面叫著我,阿鬼在後面追著我。
「借過!借過一下!!」我硬擠進人群中央。

「喀嚓!喀嚓!」相機的閃光燈閃爍著,而我看到的,

卻是一片黑暗……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這到底是什麼怪異的死法!」一個陌生的聲音傳入我的耳裡。我慢慢的張開了眼,一名男子把一堆照片丟在桌子上,語氣中帶著訝異。

「啊!你醒啦!」身邊又傳了一個聲音,我看過去,原來是阿鬼。
「你這傢伙怎麼衝進去之後就突然昏倒了,怎麼這麼膽小啊!」
「真是的!你好歹也擔心一下吧!昏倒的可是你朋友阿!」我們兩個都笑了。
「嗯?曉佳呢?」
「她去買東西了!今天學校不上課,我們被留下來了,因為我們是最後與張風翔有過接觸的人。」阿鬼跟我講解著目前的狀況。

「說到這裡,我想請你們說說當時的狀況。」那名男子將證件拿出來在我們面前晃了晃。
「我是警察,我叫柳異空。」他將證件收起來。

「現在,可以告訴我了嗎?」他微笑了一下。

_________________
請各位會員千萬一定要看
版規

上課到快起笑


supau303 發表於 2009-04-15 17:14 引言回覆
第四章:柳異空

我們將所有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訴了柳異空。

「所以說,除了你們三個之外,跟這件事情有關係的還有宋潔怡、劉偉堂和李芳晴囉?」柳異空聽了之後問,還記在筆記本上。
「你不會不相信我們嗎?」我問,通常這種話是不會有人相信的,可是這個人對這件事卻顯的很認真。

「我相信,因為我也曾經聽過這個遊戲。」柳異空收起筆記本後說了。
「真的?」
「恩……只是玩過這個遊戲的人,沒一個活著……」

「沒一個活著……」
我睜大了眼,雖然剛開始的確有種不好的預感,但是沒想到會這麼可怕。

碰!喀啦!

突然,門外傳出了聲響,接著是門被打開的聲音。
「是誰!」我們全都看了過去,是曉佳!
曉佳臉上的表情十分驚恐,買的東西也掉到了地上,那是最近新出的巧克力。

「曉佳……妳聽到了嗎……」我看著曉佳問。

「玩這個遊戲……會死嗎……我們……真的會死嗎……」曉佳的聲音顫抖著,果然被她聽到了。

「在玩這個遊戲前,應該有看到警告吧,死神會將契約者一個一個抹殺掉!」柳異空看著我們。

「我們不會有事的對吧!什麼都不會發生的對吧!」曉佳大喊出聲。

「玩這個遊戲,會死的!」

「不要再說了!!」我大叫。保健室內頓時陷入了寂靜。

「我們,不會死的。」我看向柳異空,對著他說。
「你怎麼知道?對方根本不是人!你們要怎麼做?」柳異空也看著我。
「我不知道,可是我相信,我們最後一定會活下來!!」我說完之後走向曉佳。
「曉佳,妳先坐在床上冷靜一下吧!」我把曉佳扶到床邊坐下。柳異空則一直看著我們。

「唉!我知道了,我會幫助你們的!有什麼事情需要幫忙就來找我吧!真是的……怎麼會負責這種案子……」柳異空嘆了口氣,然後走出了保健室。

其實……他人還不錯嘛!只是……他的背影……好悲哀……

「現在……該怎麼辦?」一直都沒說話的阿鬼開口了。
「我也不知道……」我走向桌子,強忍著恐懼拿起了剛剛柳異空丟在桌上的照片,一張一張看起。

「嗯?這是……什麼東西?」我把其中一張照片貼近自己的眼。我故意不去看他那死狀甚慘的臉,盯著他的掌心看。

在數根釘子中,好像有什麼東西也被釘在他的手中,我抓緊照片,然後跑出保健室。

「等一下!」看到了剛離開柳異空,我趕緊叫住他,他已經從保健是所在的三樓走到二樓了。柳異空聽到我的聲音轉過頭,疑惑的看著我:「怎麼啦?」。

「請你幫我查一件事。」我把照片拿給他看,指著張風翔手掌的部分:「我發現這裡好像有什麼東西,或許是線索,能幫我調查一下嗎?」柳異空仔細端詳著那張照片,皺了一下眉頭。
「好像真的有什麼東西……」他將照片收了起來:
「我知道了,我會幫你調查清楚的。」
說完,他就轉身離開了。我連謝謝都沒和他說,他就消失在通往一樓的樓梯口。

我笑了一下,想要把這個消息告訴阿鬼和曉佳,我便快速跑回保健室。

鏘啷!碰!

在我正要打開保健室的門時,突然聽到什麼東西掉落的聲音,我立刻把門打開。只見曉佳拿著一把小刀追著阿鬼,手上還有一道正在流血的傷口。

「阿聖!你來的正好!快來幫我!哇啊啊!」阿鬼叫著我,我則是隔了三秒之後才反應過來。我跑到曉佳身旁抓住她拿刀的那隻手,然後快速而小心的打掉她手上的刀子,在刀子離手的瞬間,曉佳就昏了過去。

「呼……呼……這是怎樣阿!」我將曉佳扶到床上躺著,然後打刀子放在桌上。
接著拿起棉花、優碘和繃帶,幫曉佳包紮傷口。
「我哪知道啊!剛剛你出去之後沒多久,曉佳就突然說什麼好想死、去死什麼的,然後拿出刀子想要割腕。還好我及時阻止,她只傷到手臂,結果她居然開始攻擊我,後來就像你看到的了。」阿鬼舉起右手,作出無奈的動作,我看了他一下,發現他的左手也受傷了,難怪他只舉起一隻手。幫曉佳包紮完後,我揮了揮手示意他坐下,開始幫他包紮。

「告訴你個好消息,我想或許是線索。」我把剛剛的事情告訴他,然後他陷入沉思。
「恩……為什麼張風翔是第一個死的呢?這其中應該有什麼規律性吧?」他思考著,卻想不出來。最後,他放棄思考,肩膀癱了下來。
「這樣吧!明天是禮拜六,把大家都叫到我家吧!反正我爸媽明天也不在家。」大家在一起也會比較安全,我這樣想著,而阿鬼也同意了。

遊戲,正式開始了!

_________________
請各位會員千萬一定要看
版規

上課到快起笑


supau303
Offine男魔羯22
實習版主
實習版主
G幣 289061
文章: 5622
註冊時間: 2008-07-25
來自: 台北的啦!
supau303
Offine男魔羯22
實習版主
實習版主
文章: 5622
G幣 289061
註冊時間: 2008-07-25
來自: 台北的啦!
supau303 發表於 2009-04-15 17:15 引言回覆
第五章:共通點

「阿聖!我們到了!」阿鬼在門外叫著,我趕緊替他們開門。
「你們來啦!我正好在跟柳異空談事情呢!」我請他們進來,柳異空早就在沙發上坐著等他們來了。

「你是……?」李芳晴看著柳異空,有點疑惑和害怕。
「我是警察,負責調查這件案子的。」柳異空跟她做了說明。
「你們在談什麼?」阿鬼坐到我旁邊問。

「上次你說的那件事,我查到了。真的有東西被在張風翔手裡。」說完,柳異空拿出了一個小袋子,裡面裝著一張紙。他把紙拿了出來,小心的攤平,所有人都圍上去想看個清楚。

「因為被釘子弄得破破爛爛的,再加上血漬,看的可能不是很清楚。」柳異空說著。我仔細的盯著那張紙看。

「張……風……翔……分數……?」什麼東西啊!看也看不懂!

「這該不會是……上次考試的考卷吧?」曉佳指著分數兩個字說道。

「對吼!張風翔就是在公佈分數的隔天死的!」劉偉堂彈了下手指,恍然大悟的說。
「那分數呢?」一直沒有說話的宋潔怡終於說話了,差點忘記她的存在。
「這個我已經去問過了,分數是……」柳異空用手比了兩個五,55分。所有人都張大眼睛,怎麼只有55分?我記得題目不難啊?難道真有那種認真讀書卻考不好的人?
「還有其他線索嗎?」我把視線從紙上移到柳異空身上。

「聽說他有寫日記的習慣,我便跟他的父母借來了。」柳異空從一個牛皮紙袋裡拿出一本筆記本,封面是紅色的,像血一樣的紅色。我吞了一口口水,小心的翻開來,所有人又圍了上來。

X月XX日
今天考試的成績很差而被爸爸責罵了,好想去死,我已經很努力了啊!為什麼是這種結果?…………。

X月XX日
今天小晴來問我要不要去玩一個叫做"死神契約"的遊戲,說是可以讓人實現願望,雖然知道這是不可能的。可是,我還是答應她了,我就像溺水的人抓住了一根稻草一樣,再不可能的事情都想去嘗試…………。

X月XX日
今天發了上次考試的考卷,我很有信心,因為我驗算、檢討了很多次,絕對沒問題的!但是,在拿到考卷的那剎,我失望了。55分?為什麼會是55分?我很努力了阿!我盡力了啊!為什麼?好想死好想死好想死好想死好想死好想——

後面的字跡越來越潦草,寫到一半突然就斷掉了,所有人都是滿腹疑問
「阿鬼。」我出了聲。
「幹麻?」阿鬼看向我。

「你說曉佳攻擊妳的時候,嘴裡在說什麼?」我也看向他。
「咦?」曉佳有點驚訝又有點疑惑的看著我們兩個。

「她說……好想死掉……去死……之類的。」阿鬼緩緩的說出他從腦子裡翻出來的記憶。
「好想死……是嗎……」我低下頭開始沉思。

「等……等一下!你們說什麼我攻擊阿鬼,怎麼回事阿?」曉佳慌張的的問著我們。我們才把昨天在保健室的事情告訴她。

「怎麼會這樣……」曉佳有點害怕的看著自己的手,所以自己和阿鬼的手臂才會有這個傷口……都是自己害的……
「不用擔心啦!我相信那不是真的妳,不用害怕。」阿鬼安撫了一下曉佳,直到曉佳點了點頭。

「其中到底有什麼共通點……難道是……」我一個人喃喃自語著,直到一個人的聲音才吸引我的注意。

「李芳晴妳怎麼了?」站在李芳晴身旁的劉偉堂出了聲,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他們身上。
「不舒服?」宋潔儀也走到她身旁。

「嗚……嗚……」小小聲的哭泣聲傳來,李芳晴在哭。
「妳怎麼哭啦!怎麼了嗎?」劉偉堂慌了,他動作笨拙的拿了衛生只給她,李芳晴卻沒有動作,只是哭著。

「嗚……都是我害的……要是我沒有叫翔去玩那個遊戲……他或許就不會死……都是我害的……嗚……我好想死掉!我要和他道歉……我要去找他……死了就能去找他了……我乾脆去死好了!」說完,李芳晴就哭著跑出去了。

「不好!現在這樣很危險!我去把她帶回來!」柳異空馬上追了出去,我們所有人也跟著跑了出去。

李芳晴跑的很快,連身為大人的柳異空也追不上,前面是十字路口,燈號顯示——紅燈。原本是應該停下來的,但是對於李芳晴現在的狀況,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李芳晴直直的衝到馬路中央之後,腳步就停下來了,不!應該是"動不了",李芳晴的身體掙扎著,腳卻像石頭一樣聞風不動。

突然,她看向某處,笑了。但在那一瞬間,一台卡車就這麼撞了上去。就在她看的方向。

呀阿阿阿阿阿————

曉佳的尖叫聲,震耳欲聾。我的腦中,卻只有一件事。

「果然……"共通點"就是這個……」我說出了這句話。沒錯……

其中的共通點!

_________________
請各位會員千萬一定要看
版規

上課到快起笑


supau303 發表於 2009-04-15 17:16 引言回覆
第六章:對策

今天我還是把大家叫到我家,經過昨天的李芳晴之死,大家的心情都顯的有些沉重。

但是,該說的還是該說。

「喂……」我稍微出了點聲音,想將大家的注意轉到我這裡。
「我想我知道死的人之間的規律性了。只要把握這點,我們死亡的機率就能降到最小!」

「規律性?」宋潔怡斜眼看著我。

「恩。首先是第一個,我們都看過張風翔的日記,上面寫了很多我想死對吧?然後是第二個,阿鬼他說過了,曉佳在割腕自殺之前,嘴裡不是喃喃自語著死了算了不是嗎?還有,最後一個,昨天的李芳晴在跑出去被車撞死之前,是說了讓我去死之後才跑出去的!」

我一個個舉例給他們聽。他們想一想之後,都點了點頭。

「所以你是說,想死的人就是下一個囉?」劉偉堂說。
「沒錯的話,應該是這樣。」
「那麼我們現在該做的就是盡量讓自己高興起來,盡量不要有想死的念頭,死這個字也少說比較好。」阿鬼叮嚀著。
「那我們還是多待在一起吧!這樣比較安全。」曉佳也提出了建議。

叮咚!

突然,門鈴響了。

「這時候會是誰?」我疑惑的開了門。
「哦?你們都在啊!正好,不用一個一個找了!」那個人看了看屋裡,走了進來。
「柳異空?你怎麼會來?」他走進來之後,我將門關上。

「是因為昨天的事件,上頭命令我要隨時跟在你們身邊,避免死亡事件再度發生。」他聳了聳肩,將原因說了出來。
「這樣阿……」

「你們現在要怎麼做?」柳異空看了我們所有人一眼。
「我們也不知道,只知道想死的人會成為"祂"下一個目標。」我讓他做下,然後坐在他旁邊。
「這樣阿……」
「我們可以查查看阿!想想看我們為什麼會玩這個遊戲,總有一個開頭吧!」劉偉堂看著我們。
說到開頭……

有了!

我看向阿鬼,他也看著我。
「「兄弟,你想的跟我一樣嗎?」」我們兩個笑了起來,異口同聲的說。

我居然忘了!這場遊戲最先的開頭。

就是那本書!
那本被死神詛咒的書!
將我們邁入死亡的

死亡之書!

_________________
請各位會員千萬一定要看
版規

上課到快起笑


supau303
Offine男魔羯22
實習版主
實習版主
G幣 289061
文章: 5622
註冊時間: 2008-07-25
來自: 台北的啦!
supau303
Offine男魔羯22
實習版主
實習版主
文章: 5622
G幣 289061
註冊時間: 2008-07-25
來自: 台北的啦!
supau303 發表於 2009-04-15 17:17 引言回覆
第七章:謎樣的倖存者

鏘啷!鏘啷!

在鐵軌上行駛的聲音,有節奏的傳入我們的耳裡。

對!我們現在在火車上!
至於為什麼會在火車上呢?

這就要從昨天開始說起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兄弟,你想的跟我一樣嗎?」」我們兩個笑了起來,異口同聲的說。

我們兩個跑了出去,跑到阿鬼他家。這並沒有花太久的時間,因為阿鬼家就在我家附近而已。
我們兩個在阿鬼的房間東翻西翻,整個房間都快被我們拆了,才找到那本書。我們又快速的回到我家,將那本書放在桌上。

「那本書……」柳異空看著那本書出了聲。
「就是這個遊戲的"開頭"」
「那就快點看看這裡面到底寫了什麼吧!」劉偉堂催促著。
我將書翻了幾頁,然後我的手就這樣停在半空中。

「阿鬼……你看……」我指著我翻開來的頁面,阿鬼也靠了過來。

「這……為什麼……為什麼這本書會變的完好如初?」

對!完好如初!

我們之前看的時候,幾乎每一頁都是模糊不堪,現在居然變的像剛買到的新書一樣!每一頁都是乾乾淨淨,非常清楚!

我和阿鬼傻了。

「借我看一下。」柳異空把書搶了過去,我和阿鬼也回過神。柳異空翻到書的最後一頁,那一頁是一片空白。柳異空的臉色變的很難看。
「…………」他好像說了什麼,然後將書還給我。
「柳異空,你……」我正想問他,曉佳卻插了進來。
「你們看!」曉佳指著書的背面。

書的背面浮現出了一個名字,和一個地址。

「李聖奕……這是誰?」曉佳看著那個名字,滿臉的不解。
「這該不會是線索吧!這裡有地址,我們明天去看看吧!」劉偉堂指著名字下面的地址提議著。
「明天是禮拜一,要上課。」宋潔怡回了他一句。

「明天不用上課了。」柳異空輕聲的說。

「咦?為什麼?」阿鬼驚訝的問,我們也看向他。

「張風翔死了這一件新聞,已經引起很多記者的注意,再加上這次的李芳晴,肯定會一發不可收拾。你們想想看,兩個人都是同一間學校的,從小就是朋友,又接連死亡,記者一定會關注這件案子,你們學校要上課是不太可能的了。」

柳異空解釋著,最後又說了一句:

「上頭也告訴我,叫你們幾個別去上學,待在一起。而且有些記者會直接拜訪相關者的家,到時候會給我們警方帶來很多麻煩。而且我看了一下,這個地址所指的地方有點遠,不會有人的,你們覺得怎麼樣?」

我們都點了點頭,我們可不能什麼都不做啊!

「好,那我們明天八點,在火車站集合。」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事情就是這樣,我們現在才會在火車上。

一切也跟柳異空說的一樣,今天有一大堆的記者擠在校門前,學校宣布停課一個禮拜,聽曉佳說她出門隻前發現附近有幾個帶著相機的可疑人物,應該就是記者,害她只好走後門離開。

經過了大約一個小時,我們終於到了目的地。

那裡算是個郊區,在炎熱的夏天卻意外的涼爽,讓我這因為最近的事件而緊繃的心放鬆了下來,我們大家現在都在這裡休息。

「阿聖!小心!」有人叫了我一聲,我抬起頭,卻看到有個黑影往我面前飛來。
「哇阿啊!咦?」我手忙腳亂的抓住,仔細一看,是一瓶冰水。我再往聲音來源看過去,是阿鬼。
「你別嚇人啦!我在想事情耶!還有你這水是哪來的!」我唸了他一下,然後問他。
「阿哈哈——抱歉啦!還有這水是那裡來的。」他指了一個方向,我換了一個角度看,發現那裡有一個小雜貨店,因為被樹給遮住了,所以我沒有看到。

「現在要怎麼做?」阿鬼問我。
「這個……先找到書上的地址所在吧!然後再去找這個叫李聖奕的人好了。或許柳異空說的是騙人的也說不定。」我抓著那本書說著,阿鬼是滿臉疑惑。

「什麼意思?」

「之前柳異空不是說玩這個遊戲的人都死了嗎?我懷疑這是假的。」

「蛤?假的?」阿鬼還是滿頭的問號。

「嗯,我在火車上的時候把這本書看了一遍,這本書在說作者和一群朋友玩了這個遊戲,然後一一死亡的過程,就跟我們一樣。」

「真的嗎!那有結束嗎?」

「有,這個故事有結束。作者實現了他的願望,但是朋友們卻全部都死了。」
說到這裡,我們兩個人都陷入沉默。

「不是所有人都死了,還有一個人活了下來!這個人或許就是書的背面所指的李聖奕這個人。找到他,我們或許就有救了。」

「等一下!那也要看這是多久以前的事阿!搞不好這是六、七十年前的書阿!」阿鬼打斷了我說了。
「這是十年前的事情,在書的結尾有寫上日期」我打開書,指了指上面的日期。

「嗯……好,那我們就找吧!」阿鬼站了起來。
「也只能這樣了!」我也站了起來。

找吧!現在也只能這樣做了。

尋找那最後的倖存者!

_________________
請各位會員千萬一定要看
版規

上課到快起笑


supau303 發表於 2009-04-15 17:19 引言回覆
第八章:線索消失

我們打聽過後,發現我們要找的地方在一座山的深處,那座山似乎不允許車輛進入,我們只好用走的。
雖然我們撘了便車到了山腳下,可是到那裡還要走很長一段路,我們大家振作一下精神之後便往山裡走去。

「到了沒阿?我好累喔——」劉偉堂停下來喘著氣道。

我告訴大家休息一下,畢竟也走了一個多小時了。柳異空告訴我要去看看附近之後就離開了。
照著打聽到的消息,目的地應該離我們不遠了,我站起身往前走。
突然,我看到了一個奇怪的東西,我往那個方向跑過去。
是個木屋!沒錯的話,那就是我們要找的屋子!

我趕緊將大家叫過來,大家都很高興終於到了!

我走到木屋的門前,我敲了敲門,卻完全沒有動靜。
「會不會沒有人?」曉佳靠了過來,她轉動門把,門並沒有鎖。

所有人都看了我一眼,我嘆了一口氣,走了進去。
屋子裡面有點暗,我找到燈的開關後打開,我仔細看著四周,大家也慢慢跟著我進來。
屋子裡很乾淨,沒有什麼灰塵,應該是有人住沒錯。

希望越來越大了!

我這麼想著,突然傳出了一道聲音。
「你們是誰?」
這讓我們嚇了好大一跳,所有人紛紛向後看。
是個男人!搞不好他就是……

「請問……你的名字……叫做李聖奕嗎?」我怯怯的開口。
「為什麼……你會知道這個名字?」對方問我,似乎有點驚訝。
「這個……說來話長……」

對方請我們坐下。屋內有種香味,似乎是木頭本身的味道。淡淡的,讓人有種鬆了一口氣的感覺。
「說吧,你們為什麼來這裡?為什麼知道那個名字?」那個名字?難道他並不是那個叫李聖奕的人?

我並沒有問他,我把我們這七天以來的事情告訴了他,並把那本書拿給他。

「我叫做李聖玹,李聖奕……是我的哥哥。」李聖玹低下頭,緩緩的說。

李聖玹也聽過這個遊戲。
十年前,李聖奕與朋友共七個人玩了這遊戲,李聖玹並沒有玩,他只是個旁觀者。
他們兩兄弟從小家境就不好,所以才玩了這遊戲,那時候的李聖奕許下了想要變富有的願望。
聽到這裡,我們都看向了宋潔怡,後者則是毫不在意,我們便繼續聽下去。


後來,看著朋友一個個死去,李聖奕找了個道士幫助他。只可惜最後只能救到李聖亦一個人,其他的人都死了。
李聖奕實現了變富有的願望,卻將所有的錢全部給了李聖玹後一聲不響的消失了,沒有人知道他去了哪裡,再也沒有人聽過他的消息。

「也有人說他已經死了……這裡原本是我們住的地方,他離開之後就只剩我了。」

「等一下……你說李聖奕曾經找道士幫助他?那現在那個道士在哪?」
我問李聖玹有關於這個道士的事情,答案卻令人失望。

「他就住在這座山的山頂,可是他已經死了,那裡好像已經沒人在了。」
聽到這個答案,我垂下肩。

沒了,唯一的線索沒了。

過了一陣子之後,我們離開了屋子,走了一小段路,走到了原本休息的地方。

沙沙……

不遠處的草叢傳來了怪聲,我們不安的看了過去。

「你們到底跑哪去了阿?」一個熟悉的聲音。

什麼嘛!是柳異空啊!咦?奇怪。
我看了看身旁,原來柳異空從剛剛就不在阿!我都沒注意到!
我把剛剛找到房子那些事情告訴他,他聽了之後點了頭。

「這樣就沒線索了……這下要怎麼辦?」
「我想……就先回去吧!先等這騷動平靜下來再說吧……」
柳異空點了點頭,所有人也都同意了。

今天,是第七天。
離第三十天,還很漫長呢!

絕對!不會死!

_________________
請各位會員千萬一定要看
版規

上課到快起笑


supau303
Offine男魔羯22
實習版主
實習版主
G幣 289061
文章: 5622
註冊時間: 2008-07-25
來自: 台北的啦!
supau303
Offine男魔羯22
實習版主
實習版主
文章: 5622
G幣 289061
註冊時間: 2008-07-25
來自: 台北的啦!
supau303 發表於 2009-04-15 17:19 引言回覆
第九章:是死神?還是救星?

過了一個禮拜,或許是因為知道了其中的規續性,我們五個人都平安無事。
記者也漸漸少了,如果我算的沒錯,今天是第十五天了,沒想到我們能安全的度過七天,我開始有一點自信可以贏這場遊戲了。
只是還不能夠大意!或許死神會在我們不知不覺中就將我們抹殺掉!

「阿聖!今天還是要到你家嗎?」阿鬼跑過來拍了我的肩膀一下。
我想了一下,搖了搖頭。
我告訴他今天家裡有客人,阿鬼那傢伙真是……居然還一直問我是男的女的,我是個很誠實的人,我就很誠實的回他是女的。
他還真是個大變態!居然用一臉變態的表情著我。還硬是要跟著我回家!

「小颯?妳來了嗎?」
我朝著屋裡看了看,咦?沒有人,難道是還沒來?可是爸跟媽明明說小颯今天要來家裡住一個月的啊?
「是段哥哥嗎?」
突然出現的聲音讓我嚇了一跳,可是那聲音……
我立刻轉頭,是小颯!我微笑著讓她進屋。

小颯是個很奇特的孩子,從小就有靈力能夠通靈。但是也因為自身的靈力太過於強大,以致於經常受鬼魅纏身。
於是她的父母便決定讓她在家中自修,還帶她去學習法術以便於保護自己。
現在小颯可是一個大美女兼優等生呢!小颯的家世背景也很好,非常的有錢。
我舅舅是某企業集團的總裁,小颯是她最疼愛的唯一一個女兒,這幾樣加加起來,小颯可是名副其實的公主呢!

小颯告訴我說她高中所有的課程都學完了,便向學校請假一個月來我家玩。
對,是高中沒錯!雖然我叫她小颯,其實也才小我兩歲而已。
小颯從小就很黏我,喜歡跟在我身旁,我們的感情一直都很好。

不知道為什麼,我有一種自豪感呢!

啊!等一下,靈力強、懂法術!搞不好可以幫助我們與死神對抗!
正當我想開口跟小颯說時,阿鬼突然說話了:
「阿聖!我先回去了!」
阿鬼站起身,往門口走去。我叫小颯等我一下,然後跟出去送阿鬼一段路。

「為什麼才一下子就說要離開了?」
我疑惑的問他。

「你難道沒發現嗎?妳表妹一直在盯著我看!」
他指著自己,我不以為意,我告訴他小颯可能是好奇你而已。阿鬼卻停下腳步說:
「哪有人對別人好奇會用看獵物一般的眼神看著別人的?她一定是對我有什麼企圖!」
「蛤?你認為小颯喜歡你?哈哈哈!不可能啦!」
我揮了揮手,這怎麼可能嘛!小颯怎麼會喜歡你這個才見過一次面的人,你以為是小說裡所說的一見鍾情阿?

「你認真的聽我說!」他的音量突然提高,我停止了笑聲,正經的看著他。
他突然用雙手抓住我的肩膀,臉向我靠了過來,然後開口:

「我認為,你的表妹就是死神!」
他深黑色的雙眼直盯著我看,我身上的寒毛瞬間豎起!
「怎……怎麼可能阿……小颯可是我從好幾年以前就認識的啊!」我反駁著他的話。

「是附身!死神一定是附身在她身上了!」
「你……你在說什麼阿……附身這種事……不可能的吧?」

「那為什麼她會再這種時候出現?」
「那是巧合!對,是巧合!」

「那你有辦法解釋為什麼會那麼巧嗎?你能解釋他為什麼會一直盯著我看嗎?她下一個目標一定是我!」
「……」
看著阿鬼的情緒越來越激動,我什麼話也說不出來了。
最後,他跟我說了一句:「你小心一點比較好。」之後就離開了。

我該怎麼辦?小颯究竟是誰?

是死神?還是救星?

_________________
請各位會員千萬一定要看
版規

上課到快起笑


supau303 發表於 2009-04-15 17:20 引言回覆
第十章:神秘的聖靈山 (上)

隔天,阿鬼很自然的來找我,彷彿昨天什麼事都沒發生一般。
「喂喂!阿聖,明天出去玩吧!」
「玩?明天是不用上學是吧?」
好痛!他打了我的頭一下,我摸了摸我的頭。
「你不知道嗎?特殊狀況!」
啊?不會吧,才上一天課耶!

嗯?問我特殊狀況是什麼意思?
其實這間學校的校長有一個堅持,只要他在學校,學生就一定要在學校,他不在學校的話,學生就不用到學校啦!
只是他在學校的時間跟平常學生上課時間是一樣的,所以我們還是正常的上下課,只有少數幾次是特殊狀況。

啥?問我為什麼?誰知道啊!管他的,我現在有要緊事,關係到我的命啊!不上課是最好啦!

「出去玩?你是要去哪玩?現在這麼危險你是有病阿?」
我並不贊成,現在是什麼時候,出去玩?想死也不是這樣吧?
「唉呀!我不是笨蛋啦!我有想好了!」
阿鬼開始翻起他的書包,然後對我說了一句:「幫我拿一下」之後,就從書包裡拿出了很多東西放到我的手上。
我臉上佈滿黑線的看著手上滿滿的鬼玩意兒,我真的很想問……

那是什麼書包阿!裡面是異次元空間嗎?為什麼可以拿出那麼多東西啊!
等一下!那個是什麼?背包嗎?是背包吧?是背包沒錯吧!為什麼拿了那麼多東西還可拿出一個大背包,而且那個大背包裡還有東西啊!

在我腦袋裡閃過這些想法的時候,阿鬼出聲了。
「喔!找到啦!」我看著他拿出來的東西,一張薄薄的紙?找這麼久就只為了一張薄薄的紙?
我抱著那些東西轉身然後看了一下四周。阿鬼疑惑的看著我。
「你在幹麻啊?」
「在找東西……奇怪了,我記得這裡好像有河的說……阿,找到了。」我黑著臉走到河旁邊,然後倒數三聲。

三、二、一!
飛翔吧!雜物與垃圾!

我把那些東西全部丟進了河裡,然後我馬上聽到了阿鬼的慘叫聲。
「不——!」
嘿嘿嘿……這個聲音聽起來真悅耳阿……哇哈哈哈!
「阿聖你幹什麼啦!那是我的實際用物品耶!」
我疑惑看著臉上掛著兩條眼淚的他。
「啥?實際用?什麼東西阿?」
「是這樣的,我所有的東西都分為保存用、觀賞用、實際用三種,啊!學校的教科書除外!我認為根本不需要。」
什麼東西啊!你是銀魂看太多了嗎?實際用是什麼啊!你知不知道我現在很想打你阿!
才剛這麼想,我已經狠狠的打了他一頓。

「呼……好了,你說你想好了是什麼意思?」
「嗚……這個啦……。」
他把紙拿給我之後就跑到角落裡啜泣,我瞥了他一眼之後將視線放到那張紙上。

聖靈山位於台北市,是一座不算高也不算矮的山,聖靈山具有靈力而且能抵抗所有邪惡的東西。
同時,聖靈山上的風景也是非常美的,只是能進去這座山的人是少之又少!
根據一些有道行的法師所說是因為有很多人類都會有邪念,若是這些念頭太重的人就無法進入這座山,甚至根本看不到!
反之,若是清心寡慾的人便可隨意的進出聖靈山。
這個原因為聖靈山增添了不少神秘感,觀光客日漸增多,但能夠進去的人數卻是用手指頭就能算出來!
你想知道自己是否是個清心寡慾的人嗎?
那就來聖靈山看看吧!

我看完之後抬起頭,阿鬼在我不知道的時候已經站在我的身旁看著我。
「要去嗎?」
阿鬼笑著問我,我看著他燦爛的笑容。
「你確定我們進的去?」
「絕對進的去啦!我可是個清心寡慾的超級美男子呢!」
阿鬼指著自己說著,我白了他一眼。
「白痴……不過……去試試看吧!明天就去!把大家都找來,然後叫柳異空帶我們去吧!」
跟阿鬼決定好行程之後,阿鬼說他突然想到今天有自己很想要的公仔要買,我們就各自解散了。
唉!又要買三個作為保存用、觀賞用、實際用了吧!真受不了他。

深沉的黑暗中,出現了一道曙光。

_________________
請各位會員千萬一定要看
版規

上課到快起笑


supau303
Offine男魔羯22
實習版主
實習版主
G幣 289061
文章: 5622
註冊時間: 2008-07-25
來自: 台北的啦!
supau303
Offine男魔羯22
實習版主
實習版主
文章: 5622
G幣 289061
註冊時間: 2008-07-25
來自: 台北的啦!
supau303 發表於 2009-04-15 17:22 引言回覆
第十一章:神秘的聖靈山(中)

今天是第17天了,我們坐在柳異空的休旅車上往聖靈山前進,因為我會暈車所以坐在前座。
「一直麻煩你還真不好意思。」柳異空拍了拍我的頭說沒關係。

為什麼他要為我們做這麼多?
只是因為這是他負責的工作嗎?不,不太可能。
其中有什麼隱情嗎?到底是什麼?

我回頭看了看大家,其他人開心的嬉笑打鬧著,像是出去郊遊似的,只有宋潔怡一個人面無表情的看著窗外。
她為何會參加這個遊戲呢?為何會許下想要金錢的願望?

宋潔怡和柳異空都讓我有一種感覺,他們心裡好像藏著什麼秘密。

柳異空對人善良,也很好相處,但總覺得和他之間有些距離。
宋潔怡很會打扮,身上穿的永遠都是最流行的衣服,很少說話這點讓我覺得她很酷。

但也因為這點讓我不知道該如何和她相處。

算了!別去想了吧!我搖了搖頭。

這時柳異空已經開到聖靈山的山腳下了,我整個傻眼!
有好多的車子!不斷的有車子上山和下山,但是車潮卻完全沒有減少!

「怎麼辦?這麼長的隊伍要等多久啊?」
我有點緊張。但是柳異空看看附近後,就往別的地方開去,說是要走捷徑。
原本我還不相信,但是真的有!

那是一條不算小的路,好像有人經常在這裡割草

「其實我以前來過這裡,因為我有個朋友曾經住在這附近,我小時候放暑假會和他在這裡玩。」
「可是這裡無法開車上去吧?」
「對,所以我們要用走的。」
柳異空說完之後就下車了,我們也紛紛跟著他。

我實在很想知道這到底是不是山,因為聖靈山是整個都被山包圍住的。
還好我們走的是捷徑,所以就算是用走的,速度也不會說很慢,現在差不多在半山腰上。

「休息一下要嗎?」我問著大家,他們都點了點頭,便坐下來休息。
柳異空告訴我們,只要越過一個隧道,然後再走一段路就可以到聖靈山。

「可是接下來的路有點危險,你們要小心一點。」他說著,我們緊張的點了點頭後繼續往上走。

我們走到了一個不知道該怎麼叫的地方,是叫岩壁?斷崖?
唉呀!不管了!反正就是一邊是懸崖,一邊是山壁的地方!
雖然給人的感覺很危險,不過並不是這樣,這並不是窄到要側身走的寬度,而是寬到可以讓三個人並肩而行。

走到一半,我們的眼裡出現一個東西。

是一輛被撞爛的車子!而且爛的很慘!

「怎麼會有車子?這裡不是不能開上來的嗎?」我驚訝的看著這一輛車子。
玻璃碎的滿地,車體全毀,到底是怎麼樣的衝擊把這輛車毀成這樣?

柳異空認為這可能是有人從山上開下來的,或許是看原本下山的那條路太多人,所以才從這裡下來的。
看著熱煙緩緩冒出,應該是剛發生不久,但是車子裡一個人都沒有,剛剛上山的時候也沒有碰到人,會不會……

我看了看旁邊的懸崖,隨即搖了搖頭。不會的!應該是往上走了吧!絕對是往上走了!
當我們想繼續往上走時,突然一陣天搖地動,我們都扶著岩壁,除了阿鬼,他離岩壁比較遠,所以他扶著車子。

「地震?糟了!這裡土質很疏鬆,如果地震的話……!」柳異空緊緊盯著上頭的岩壁直到地震停下來。
他鬆了口氣,我們也是。

我走到阿鬼旁邊:「沒有事吧?」
「安啦安啦!難不成你以為我會掉下去?哈哈哈哈!」

他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後轉身。突然,他腳下的土鬆落了!我趕緊抓住他以防他掉下去。

「哇靠!怎麼你說掉下去就掉下去啊!」我罵著,但我還是緊緊抓著他,就算我發現我也快要掉下去也一樣。
「喂!快放手!不然你也要掉下來了!」
「我會把你拉上來!」
「你是白癡嗎!我遲早也會死,但是你不用跟著我一起死啊!」
這樣你一言我一語的,我發現我的手在顫抖著。
我快沒力氣了!我意識到這一點,我開口大罵:

「他媽的混帳少囉唆!是朋友就給我上來!」

快不行了……!

「你這傢伙居然敢這樣子罵我!正因為是朋友才不希望你跟著我一起死啊。」
突然的放手,阿鬼就這樣掉了下去。在我也快要滑下去的時候被柳異空拉了上來。

死了?阿鬼死了?

是阿,他也死了。

_________________
請各位會員千萬一定要看
版規

上課到快起笑


supau303 發表於 2009-04-15 17:23 引言回覆
第十二章:神秘的聖靈山(下)

我站了起來,什麼話都沒有說,也沒有感到難過。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能冷靜到這種地步。

遲早都會死……嗎?

也對,只要是有生命的東西都會有死亡的一天,只是那一天來的快還是來的慢而已。

「我們都會死……遲早都會死……玩這個遊戲的人遲早都會死!」

曉佳大喊著,她似乎扭曲了那句話的意思。
還是說……把它扭曲的是我呢?
不對,是我在欺騙自己,想讓自己心安而已。

不!我在幹什麼?現在不是一個人胡思亂想的時候!

「曉佳,妳不要激動!」我安撫著她,她似乎聽不進去。
她一直退後、一直退後,沒有停下來。
我心裡有種不妙的感覺。

「曉佳!快停下來!」我跑上前想拉住她,

可是,一切都來不及了。

曉佳踩到了一塊石頭,絆倒了她,她就這麼往後倒了下去——

對著那輛損毀的轎車!

「啊!」
「曉佳!」

一大塊玻璃就這麼硬生生的刺穿了曉佳的心臟!

我不敢走上前去……就這樣跪在地上。
我很害怕……看著別人接二連三的從我眼前死去……

心,好痛……好像有什麼東西,消失了……
這是……崩潰的感覺嗎?呵……連我自己也不知道呢。
內心第一次接收到這麼強烈的感覺。

當我回過神來之後,我的身邊充滿著警察來回穿梭的身影。
一陣哭聲傳進我的耳裡,是曉佳的父母。

阿鬼的父母呢?阿,對了。他們都在國外工作,很少回來。
警察似乎無法聯絡到他們
如果他們回來後發現自己的小孩死了不知道會有什麼反應?

我感覺到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是劉偉堂,宋潔怡則站在我旁邊。
劉偉堂擔憂的看著我,宋潔怡則是微微皺著眉頭看著我,她也很擔心我,至少我是這麼想的。
正當我站起來想跟他們說我沒事的時候,我感覺到我的臉上傳來熱辣的疼痛感——我被打了一巴掌。

「都是你害的!你這個兇手!你殺了我女兒!把我女兒還給我!把我的寶貝女兒還給我!」
當我從眼冒金星的狀態中恢復過來時,我才看清楚打了我的人,是曉佳的母親。

我殺了曉佳?我是兇手?是我?

我滿腦都是疑問,這時曉佳的母親才慢慢開口:

「曉佳跟我說她一直喜歡你,我知道你的為人所以我並不反對,她因為你的關係才會執意要出門,但是她也因為你而死!如果沒有你就好了!沒有你她就不會死!」

說完,曉佳的母親舉起手,打算再打我一巴掌。
我沒有反抗,如果這樣能讓她的難過減少的話,她要打我幾次我也不在乎。

啪!

_________________
請各位會員千萬一定要看
版規

上課到快起笑


supau303
Offine男魔羯22
實習版主
實習版主
G幣 289061
文章: 5622
註冊時間: 2008-07-25
來自: 台北的啦!
supau303
Offine男魔羯22
實習版主
實習版主
文章: 5622
G幣 289061
註冊時間: 2008-07-25
來自: 台北的啦!
supau303 發表於 2009-04-15 17:24 引言回覆
「你為何要如此亂來!因為你的疏失害死了多少人命!」一個青年對著柳異空大吼,柳異空則低著頭。
「對不起。」
「這不是說對不起就能解決的問題!你要怎麼跟上頭交待?你會害我們警察的顏面掃地!」
「……」柳異空沒有說話。

「算了算了!這個CASE我交給別人辦!」青年揮了揮手,示意柳異空離開。
「不行!這個事件我要親自解決!決不能交給別人!」柳異空激動的大喊出聲。

「不行!」

「浩言!這對我很重要!我想要拯救他們!」
「你要怎麼救?已經死了四個孩子了!」
「就算只救一個也好,我也要救他們!」
「你……!」

青年還想說什麼,但是看到柳異空的眼神之後,他輕嘆了口氣。

「異空,你阿!就是太感情用事了,才會遲遲無法升官,一直當個小警察,跟你同時進來的我,都成了你的上司了。」

「好吧!我答應你。上頭那邊我會幫你應付,就算辭職我也在所不惜,但是我有一個條件。」
「什麼條件?」柳異空疑惑。

「你要把你以前發生的事通通告訴我。」青年——江浩言微微的笑了!
「沒有問題!浩言,謝謝你!」
「這氣氛感覺好噁心!」兩個人都笑了。

「好了!你快去吧!這裡交給我來就好了!」江浩言拍拍柳異空的肩膀,輕推了他一下,要他離開。
柳異空點點頭後就往段嵐聖的方向走去。

_________________
請各位會員千萬一定要看
版規

上課到快起笑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所有的時間均為 台灣時間 (GMT + 8 小時), 1頁(共2頁)
前往頁面 1, 2  下一頁


前往: 
無法 在這個版面發表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覆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編輯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刪除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進行投票
無法 在這個版面上傳檔案
無法 在這個版面下載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