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您好. 登入 註冊 遊戲盒(0)
嘎嘎密密8週年即將改版.. 請加入FB 討論改版功能建議喔!

不要說話


前往頁面 1, 2  下一頁
目前所在版面: 小品分享
前往: 
QAZWSXCDEVFR
Offine男射手AB20
中級會員
中級會員
文章: 105
G幣 2639
註冊時間: 2010-08-05

QAZWSXCDEVFR 發表於 2014-02-04 11:08 引言回覆
在發表之前,我想說個幾句:

下次要檢舉我的時候,可不可以先說一下為什麼
如果是因為我沒穿衣服才鎖我版的話,對不起
就是穿不起來啊,系統不給穿......
再說人人都有裸奔的權力,啊,我不是變態喔
總之就是,讓我知道嘛

恩,以上

接下來就請諸位擺出輕鬆的姿勢閱讀吧

------

人有那麼多微妙的情感,並不全是言語可以表達,於是我們就有了那麼多顧忌


他背對我站著,彎下腰用平臥的病人給學生示範體査,白衣一如既往的整潔乾淨。
我站在門前,靜靜的看了他許久,最後還是開口:「老師,我要走了。」
語焉不詳的一句話,換做別人一定聽不懂,然而我知道他明白。通知書就擺在他桌上,檔案也從他手中調走了──他昨天就應該知道的。
我屏住呼吸,等待他的回答,然而他卻像沒聽到一樣,繼續有條不紊地進行扣診。
他的右手彎曲成十分美麗的形狀,如同一朵半開的蘭花,修長的扣指動作優雅的敲擊在扳指上。整個病房裡都聽得到清晰響亮的胸腔清音---然後是濁音,實音,中間雜夾著隆隆的鼓音,他用單調的扣擊動作,在人體上演釋出一場精彩的交響樂。
病人翻身坐起,披上衣服遮擋住枯萎黃瘦的身體,學生們也四散離去。
他慢慢轉過身,卻不看我,逕自向門口走來,在路過我身邊時,他短暫的看了我一眼,眼神裡的冰冷讓我不寒而慄。
他說:「你讓我很失望。」
他走遠了。空蕩的足音在走廊裡迴盪,我望著他的背影,沒辦法不感到驚愕。
他說,對我感到失望,然而在今天以前我從來不知道,他竟然對我還抱有希望。

_________________
超宇宙級深愛雙胞胎弟弟的超銀河級弟控
也就是說我喜歡自己弟弟大於喜歡這個人
反正都是喜歡,所以沒差吧?(喂)
最喜歡弟弟、家人、朋友、以及除此之外
順代一提重視程度同上!
正值中二與弟控的年紀
自認還算好相處

歡迎來網誌瞧瞧~

白梢交友檔案 留言板
QAZWSXCDEVFR 發表於 2014-02-04 11:14 引言回覆
近是呼吸道疾病的高峰期,病人比以往略多,走廊裡密密麻麻加著病床,我在病床的隙縫中艱難地走著,中途不小心撞到一個護士,道歉後仍引來她一陣怒視。
科室裡最沒地位的是住院醫生,然而比住院醫生更沒權威的就是實習生。我笑笑,戴上聽診器走進病房。
三十七床是個肺癌晚期的老人,消瘦,淋巴結腫大連結成塊,癌症侵犯肩胛骨,在背後突出一團血肉,一碰就會劇烈疼痛,病房裡很熱,他敞開的胸口露出一大片紅黑色的胸口,上面密密麻麻的長著糖霜一樣的帶狀皰疹,一直蔓延到腹部。
看到我來,他支撐著坐起來,興致勃勃的樣子,「小葉!」
他一直不叫我醫生,雖然我也確實不是醫生。
我走過去對他笑笑,「今天怎麼樣?」
他的國語不太好,說著說著就扯起台語來,我聽了個大概,去掉國罵,知道他是在抱怨胸痛。癌症晚期的劇痛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他每天都要靠大量的嗎啡止痛,不限次數。
肺部裡的雜音越來越重,哮鳴音和水泡音混雜在一起,整個肺就像一個四處漏風的風箱,然而他的精神卻很好,在我結束聽診以後,一直在叨念著:等過兩天好些,就要回去照顧家裡新種的橘子樹。
他還不知道,自己已經永遠不可能好起來。
「大後天我就要走了,」我在他喘氣的間縫裡說,「這兩天可能不來看你。」
「蝦?」老人怪叫一聲,「去哪裡?」
「去讀書。」我把聽診器收好「台北。」
「好地方啊,大城市。」他想笑,卻引起一陣咳嗽,咳嗽又引發了氣促,只能端端正正的坐著喘氣,「俞醫生肯讓你走嗎?你是他最喜愛的學生呢。」
我扶著他躺下,耐心地對他解釋,「不是我,俞老師對誰都一樣。」
老人顯然沒聽明白,我走出門外,不再解釋。
我並不特別。
我只不過是他眾多學生的其中之一,如此而已。

_________________
超宇宙級深愛雙胞胎弟弟的超銀河級弟控
也就是說我喜歡自己弟弟大於喜歡這個人
反正都是喜歡,所以沒差吧?(喂)
最喜歡弟弟、家人、朋友、以及除此之外
順代一提重視程度同上!
正值中二與弟控的年紀
自認還算好相處

歡迎來網誌瞧瞧~

白梢交友檔案 留言板
QAZWSXCDEVFR
Offine男射手AB20
中級會員
中級會員
G幣 2639
文章: 105
註冊時間: 2010-08-05

QAZWSXCDEVFR
Offine男射手AB20
中級會員
中級會員
文章: 105
G幣 2639
註冊時間: 2010-08-05

QAZWSXCDEVFR 發表於 2014-02-04 11:27 引言回覆
有點長
辛苦諸位

------

星期四下午是醫院最忙碌的日子,因為大三的學生會來見習診斷學。護士對這群小鬼不勝其煩,每次都面色嚴厲的把他們趕進拐角那間小小的雜物室裡去。
授課、寫病歷、討論都擠在不滿十坪房間裡,他們竟然毫無怨言,乖乖地等著醫生接自己去病房,在悶熱的空間裡一聲不吭的翻著書,等出一身大汗來。
我每每感嘆這群小鬼的毅力和乖巧,卻忘了自己當年也是這樣糾結過來的。然而,那時的我卻不向他們這般溫馴,也因為這樣,他每次都對我格外頭痛。
雜物室的門開著,我遠遠就看到他站在窗邊的身影,一群整齊穿著白衣的小鬼圍著他,全都仰頭看向他手中的X光片。
「看出異常了麼?」
他在這時總是嚴厲而傲慢的,我看見幾個小孩硬生生忍住搖頭的動作,無措的交換彼此的視線,幾個機靈的已經偷偷抽出X光片的診斷,飛快的瞄了一眼。
「是氣胸。」偷看完畢,一個長髮女孩胸有成竹,「原發性氣胸。」
「很好。」他讚許地點點頭,「妳過來講講。」
她算勇敢,接過片子對光看起來,看了幾秒鐘後,他問,「看出什麼了嗎?」
「老師,氣胸是不是就是胸膜破了?」
我看見他很嘲諷地笑了笑──他只要一這樣笑,就會大大地刁難學生一番。
「妳繼續說。」
女孩天馬行空的亂說一氣,「氣胸了,因為是負壓──」
「什麼是負壓?」
愣了一會兒,在同學的提示下回答道,「胸膜腔。」
「繼續。」
「因為是負壓,所以空氣就會湧進來,然後X光片上就會是黑黑的一片。」
伸出手,毅然地在完好的肺部組織上畫個圈,「就是這裡,氣胸了。」
他沒說話,目光透過眼鏡冷颼颼地看著她,女孩求助似的看向自己的同學,那幫小鬼都帶著茫然的目光回望她──沒學過影像學、沒學過外科學,想憑一點皮毛的診斷學識來回答,簡直是不可能的。
那女孩快被他弄哭了。
「因為胸膜破裂以後,肺內的空氣湧進負壓的胸膜腔,使患側肺部被壓迫,所以可以清晰地看見肺的邊界。」我邊說邊走進去,示意女孩站進小鬼堆裡去。
「就是這裡。」我指了指X光片上清晰可見的肺邊界,「還可以看到患側肺紋裡消失,氣管偏向健側,心臟也是,因為整個縱膈都有偏移。」
小鬼們都用崇拜的目光看著我,他卻仍然盯著那張片子,看也不看我一眼。「氣胸的體徵。」
除了我當然沒有人能答得出來。
「視診可見患側胸廓飽滿,肋間隙變寬,呼吸動度減弱。壓迫患側可感到疼痛,氣管偏向健側。扣診患側成鼓音,語顫減弱,呼吸音減弱或消失。」我看著他,慢慢地說,期望他能夠看我一眼。
然而他的目光從片子上移開,又在小鬼們的臉上掃射,不動聲色的問,「有沒有人補充?」
沉默了三秒鐘,我補充道,「肝區濁音界下移。」
有那麼一兩秒,我幾乎以為他就要回頭看我了,但他卻只是轉個身放下X光片,對那群小鬼說,「分成兩組,我帶你們去問診。」
小鬼們動作迅速的分好組,乖乖地跟著他走出門,我忍了一會還是喊,「老師。」
他像沒聽見似的,繼續前走,那個長髮女孩偷偷溜出隊伍,跑到我面前,「剛才謝謝你,老師。」
我示意她把帶反的聽診器帶好,「我不是老師,是學長。」
她的表情一下子活絡起來,「真的?那你跟老俞的?他好變態啊。」
我笑笑,糾正她,「第一,他只有三十二歲,還不老。第二,他是世界上最好的變態。」
女孩還沒說話,辦公室就有人著急地喊我的名字,揮手示意後,我趕緊走到辦公室門口,鍾瀾從堆積如山的資料中抬起頭,對我做了個噤聲的手勢。
鍾瀾是科裡的研究生,她對我很好,然而每次看她親熱地喊他小俞時,我很難說明心裡湧起的那股不悅,是忌妒還是怨恨。
「小葉,那幫小鬼走了嗎?」
我探頭出去,小鬼們正興高采烈地換衣服,熱情的衝著他告別。他臉上的表情遠不算和顏悅色,然而學生們還是用仰慕的眼神望著他,彷彿護士望著南丁格爾像,似乎每個學生都對他十分尊敬和喜愛。
「走了。」我低聲對鍾瀾說,「怎麼了?」
「小葉,救命啊。」她擠眉弄眼,「俞老師要過來了,你知道啦,我昨天在約會,什麼情況都不清楚……」
我啞然失笑,卻很難同情她。他有一個習慣,會隨時詢問某一床的狀況,如果學生或實習醫生不能對答如流,他會十分生氣──明知這樣還疏於準備,分明是找死。
「小葉,你昨天在的喔?幫幫學姐的忙啦,回頭請你吃飯。」
「俞老師會不高興吧。」
「不會不會。」鐘瀾胡亂把一堆病歷塞到我手裡,「他那麼喜歡你,恨不得什麼都讓你答,怎麼可能不高興。算我求你了,幫我頂過去,我叫你聲大哥行不行?」
他那麼喜歡我。
我把手裡的病歷整理好,還沒來的及說話,他就推門走進來。我抬起頭,直直看著他,期望他看我,只要他看我一眼,就一定能看出我的愧疚,來聽我解釋。──然而他又一次從我身邊走過,彷彿穿過一道透明的、無形的牆。
「小鍾,五床的病人今天怎麼樣?」
鐘瀾甜甜地笑笑,模樣十分討人喜歡,眼神卻焦急的瞥了我一眼,我心中湧起了不安──他會想聽我說話嗎?
「體溫正常,胸痛減輕。」我感覺到心臟正激烈地跳動。「心率72次/分,血壓120/80mmhg,今早加了一片倍他樂克,所以血壓下來了。咳嗽減輕,患側管音減弱,有水泡音,應該已經進入恢復期了。」
我緊張地盯著他的背影,盯著他一塵不染的白衣上的一截脖頸。
動了嗎?好像是動了……他要回頭了麼?
「我在問妳。」他仍然盯著鍾瀾,語氣裡有幾分不悅。
「老師,昨天是我陪徐醫生值班。」
我鼓起勇氣站到他面前,他終於不得不直視我,然而眼神卻逕自穿過我,彷彿穿過空氣。
我的聲音越來越沒底氣:「昨天我在的……情況比較熟悉一點。」
鍾瀾似乎也感覺到異樣,一聲不吭的站在我背後,我聽見她翻來覆去的在折騰自己的助聽器。
我看著眼前這個人,看著他冰冷的表情,無法不感到難過。
我想過他會有的反應,我想著他會生氣,會斥訓我,甚至把我趕出門外……這些都沒關係,我只是無法忍受他這樣無視我,就像從來不認識我一樣──不對,就算是第一次見面,他也沒有像這樣冷漠。
我可以忍受一切,除了他無視我。
「學姊,剛剛我過來的時候十七床說氣急,想讓妳過去看一看。」
話是對鍾瀾說,但是我的眼睛卻一直望著他──我有話要說,請你聽我解釋。
我知道他明白,只是裝作沒看見而已。
鍾瀾還沒來得及回答,他已經乾脆的轉過身,「我去。」
關上的們重重砸在我的心上。
「我說小葉…..」不知過了多久,鍾瀾小心翼翼的走到我身邊,「俞老師和你生氣了?」
「沒有。」我扯出一個笑來,眼睛裡隱隱痠疼。「沒有。」
他並沒有生我的氣,我寧可他生我的氣。我讓他失望了,雖然我並不想這樣。
「到底怎麼了啊?」
「通知書到了,」我把厚厚的一疊病歷扔回桌上,摔出沉重的悶響,「研究生的,我複試過了。」
「哈?」鍾瀾伸出手掐掐我的臉,「什麼時候考的?我怎麼都不知道啊?考到誰家?」
「T大,」我被她扯得裂了嘴,表情一定十分可笑,「ZS醫院。」
「嘖嘖,難怪小俞要生氣,他還以為你鐵定留校,前兩天還推掉一個小碩士呢。」鍾瀾捏得更加用力,「你這小負心漢,養不得啊,剛蹭上手你就跑了。」
她又用力捏了兩把,突然驚愕的鬆開手,心疼的笑笑,伸手在我臉上搓揉。
「欸,怎麼捏沒幾下就要哭了,我沒出全力啊。」
我躲開她的手,胡亂說了句沒事,便轉過身向門外走去。

QAZWSXCDEVFR 在 2014-05-31 10:45 作了第 1 次修改

_________________
超宇宙級深愛雙胞胎弟弟的超銀河級弟控
也就是說我喜歡自己弟弟大於喜歡這個人
反正都是喜歡,所以沒差吧?(喂)
最喜歡弟弟、家人、朋友、以及除此之外
順代一提重視程度同上!
正值中二與弟控的年紀
自認還算好相處

歡迎來網誌瞧瞧~

白梢交友檔案 留言板
QAZWSXCDEVFR 發表於 2014-02-04 11:42 引言回覆
走廊裡全是人,我匆匆的走著,眼眶發熱。
他以為我會留下,但我卻一點都不知道。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讓他明白,只要他說一句話,我就可以永遠留在這裡,哪裡都不會去?
轉彎的時候沒看路,撞到一個人身上,五十歲的老太太罵起人來還是很有勁的。「腦子裡想什麼呢!」
我趕緊道歉,幫她把掉落的聽診器撿起,她掠掠頭髮,突然又和顏悅色起來,「小葉,通知書來了喔?」
果然是她最先知道,我擠出一個笑容,「剛來了。」
「面試的時候有講我吧?」
「嗯,說了鄧主任是我的老師。」
「那就對了,」老太太滿意的笑道,「後來我那學弟打電話給我,我還跟他說哪,那個葉言就是我帶的,你不要他不要緊,讓他回來更好,我呼吸科主任給他當。」
鄧主任從本科到博士,全部讀T大,這次考研究所她幫了不少忙,我很難用一句感謝表達對她的感情。
老太太望著我慈愛的笑了一會,又像想起什麼似的,臉色一變,「對了小葉,你知道小俞今天怎麼了嗎 ?剛才遇見他,臉臭的可以……」
「俞老師他,」我竭力讓自己鎮定些,沮喪的聲音還是有些顫抖,「生我的氣。」
鄧主任愣了愣,恍然大悟的「哦」了一聲,「難怪,我就說麼,你沒和他解釋?也是,你突然就走了,先前也不知會一聲,他肯定會生氣的。你喔你喔,我說要告訴他的吧,你還一直瞞著……」
一股委屈混合淚水慢慢溢出──我不是故意隱瞞,但是我不敢提前告訴他,我怕落榜了他會對我失望,我怕他因為這個看輕我。
「我不是故意要瞞著他的,我打算一考出就要說的。」我的聲音帶著狠狠的委屈,「但是鍾瀾說他以為我要留校……」
「欸?」鄧主任驚訝的眼睛都圓了,半天才長長的「啊」了一聲,「他怕是搞錯了,前兩天不是學院裡送來個碩士嗎?我問他要不要,他說不要,有人了。我以為他說的是張院長的姪子嘛,那孩子剛從T大畢業,還是他學弟來著。」
我張了張嘴,說不出話。他竟然真的想過讓我留校──可是也難怪鄧主任想不到我,醫院不用本科生也有兩三年了。
「唉,其實你也滿倒楣的,」鄧主任掛好聽診器,踮起腳拍拍我的肩膀,「雖然還是T大好,不過讓小俞帶你也滿不錯的,偏偏他要明年才能升副主任,主治醫生是不能給他當導師的。」她的表情很是遺憾。「你說,你晚一年考多好?」
「主任妳不是說早考早好嗎?跟嫁人一樣,晚了就嫁不出去了。」
「你這小孩,」主任哈哈大笑,「盡會耍嘴皮。」
她步伐穩健地走了,老醫生總有股沉穩的氣勢,不像他,穩重裡還殘存一點奈按不住的浮躁跳脫。我看著鄧主任的背影,感到一陣陣愧疚。
有一件事我撒了謊。在考研面試時,確實有人問我臨床技能的老師是誰,那時候我沒有猶豫,直接回答了他的名字。
對我而言,這世界上只有一個老師,一個引路人,那就是他。
我不能讓別人佔據這個位置,就算是說謊也不能。他或許知道,或許永遠不知道,然而無論如何,他都是獨一無二的,在人生的分岔路上,他為我指明了一條道路,並給我堅定不移走下去的信念,永遠,永遠。

_________________
超宇宙級深愛雙胞胎弟弟的超銀河級弟控
也就是說我喜歡自己弟弟大於喜歡這個人
反正都是喜歡,所以沒差吧?(喂)
最喜歡弟弟、家人、朋友、以及除此之外
順代一提重視程度同上!
正值中二與弟控的年紀
自認還算好相處

歡迎來網誌瞧瞧~

白梢交友檔案 留言板
QAZWSXCDEVFR
Offine男射手AB20
中級會員
中級會員
G幣 2639
文章: 105
註冊時間: 2010-08-05

QAZWSXCDEVFR
Offine男射手AB20
中級會員
中級會員
文章: 105
G幣 2639
註冊時間: 2010-08-05

QAZWSXCDEVFR 發表於 2014-02-04 11:51 引言回覆
下午有三個病患要辦出院,我的鋼筆剛剛放在雜物室。迅速處理後,折返回去拿時,那個被問住的長髮女孩竟然還沒走,伏在桌子上正在寫些什麼。
我一進去她立刻抬起頭,「學長!」
「妳怎麼還沒走啊?」
「我在寫病歷呢。」她遞過一張粉紅色的小紙條,「學長幫我看看吧。」
我費力的在滿是小花的紙上辨認她的字跡,字寫得很爛,格式和內容也慘不忍睹。我一邊講一邊幫她修改,等到講完的時候,那張紙已經被塗得面目全非,幾乎不剩幾個她自己的字。
她滿臉黑線的看著我,「學長,我診斷學是不是要被當掉了。」
「第一次寫病歷?」
「嗯。」聲音沮喪,「被俞老師罵得好慘──他那個變態喔。」
大學生自尊心過強,往往又很敏感,許多時候連一點批評都受不得,然而他又很少顧及這些,動不動就把學生罵得狗血淋頭,哪怕是女生也不會差別待遇。
我笑了笑,安慰她說,「其實俞老師是個很好的人,真的。」

_________________
超宇宙級深愛雙胞胎弟弟的超銀河級弟控
也就是說我喜歡自己弟弟大於喜歡這個人
反正都是喜歡,所以沒差吧?(喂)
最喜歡弟弟、家人、朋友、以及除此之外
順代一提重視程度同上!
正值中二與弟控的年紀
自認還算好相處

歡迎來網誌瞧瞧~

白梢交友檔案 留言板
IrisKao 發表於 2014-02-04 15:01 引言回覆
你好我是Iris
印象中有在其他文章跟你講過話
但沒自我介紹(= =(沒禮貌的傢伙

非常好的文章(拇指
不管是內容還是文筆都很專業
會繼續追你的文喔
Iris有空會去你的留言版的

_________________
我是Iris Kao ^^ 希望我們能作好朋友呦
PS. I AM A TWILIGHTER!!(尖叫

超有道理名言佳句:
1.生活裡沒有書籍就好像沒有陽光;智慧裡沒有書籍就好像鳥兒沒有翅膀──莎士比亞
2.婚姻是愛情的墳墓,但沒有婚姻愛情便死無葬身之地
3.小時候,哭著哭著就笑了;長大後,笑著笑著就哭了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iris881021
blogger:http://iriskao881021.blogspot.tw/

Iris鳶交友檔案 留言板 心情日記
IrisKao
暮鳶
Offine女天蝎A19
中級會員
中級會員
G幣 9018
文章: 269
註冊時間: 2012-09-14
來自: 書堆
yen8954
空若藍
Offine女金牛O19
中級會員
中級會員
文章: 191
G幣 4640
註冊時間: 2012-06-12
來自: 新北
yen8954 發表於 2014-02-05 15:03 引言回覆
你好呀,我是天空。

這個,是小葉和小俞的愛情嗎?
剛開始一直以小葉是女生呀。
內容好專業,很期待後面的發展唷。
只是,這是自創嗎?
如果是,要發在文學創作唷!

_________________
大家好~我是天空^__^
↓這篇是我寫的小說:童話。
http://www.gagameme.com/tw/topic/58124.html
↓這篇是我寫的小說:LED小姐遇到愛
http://www.gagameme.com/tw/topic/61195.html#279754
請多多支持唷=)

天空交友檔案 留言板 心情日記
currychan 發表於 2014-02-05 15:10 引言回覆
你好,我叫curry!
這篇文章挺好看的,
我會支持你,加油!


currychan
Offine女雙魚O17
中級會員
中級會員
G幣 3909
文章: 186
註冊時間: 2013-10-20
來自: 香港
QAZWSXCDEVFR
Offine男射手AB20
中級會員
中級會員
文章: 105
G幣 2639
註冊時間: 2010-08-05

QAZWSXCDEVFR 發表於 2014-05-31 10:55 引言回覆
Re:

IrisKao: 你好是也,感謝閱讀是也,在下也會去您的站觀光是也。

yen8954:是的,這是他們兩個的故事,即是Boy's Love (BL)的啦

currychan:謝謝讚美!小人必定努力地敲敲敲敲敲出後續!

再次感謝三位抬愛!俺會努力滴!

_________________
超宇宙級深愛雙胞胎弟弟的超銀河級弟控
也就是說我喜歡自己弟弟大於喜歡這個人
反正都是喜歡,所以沒差吧?(喂)
最喜歡弟弟、家人、朋友、以及除此之外
順代一提重視程度同上!
正值中二與弟控的年紀
自認還算好相處

歡迎來網誌瞧瞧~

白梢交友檔案 留言板
QAZWSXCDEVFR 發表於 2014-05-31 10:58 引言回覆
久違的更新 (興奮難耐)

.....................................

雖然現在這麼說,但兩年前遇到他的時候,我的確認為他是個變態,而且還是個該千刀萬剮的人渣。

醫學院有「四大當鋪」,他是其中唯一的一個臨床教授,每學年診斷學掛在他手裡的人不計其數,通常來說只有位高權重的老教授會對學生痛下殺手,可彼時他只是個小小的主治醫生而已。
大三那段時間我蹺課蹺很兇,總體來說,我蹺掉的比上的課還多。專業老師通常宅心仁厚,點名幾乎是比冬天的颱風還多那麼一點的意外狀況,但診斷學從緒論開始,只要是他授課,一定是每節都點,本人診斷學翹了三次,不幸全部中獎。
我蹺課自然是有技巧的,但他點名更有技巧──第一節下課時抽點一次,第二節下課再抽點一次,我絕對沒有機會把蹺課偽裝成遲到。而點名時代答也被他化解──點過名以後他要清點人數,少一個就要查到底,否則絕不下課。
三堂課以後診斷學暫時換了個老師,而我則接到班代捎來的口信:去辦公室找他,未到平時成績以零分計算。

於是第二天我翹了下午的解剖課,在悶熱的公車裡搖晃了三十分鐘,滿頭大汗的到他醫院的辦公室領罪。
我沒費心去準備藉口,想得出如此變態的點名方式的人,絕對不會被生病、扶老奶奶過馬路之類充滿人情味的理由呼攏過去──活路只有一條,裝可憐、搞內情,請他高抬貴手,送我寶貴的四十分。
我在病房裡找到人,精心準備好的說詞一句也沒用上,他安頓好病人,什麼也沒說的示意我隨他回到值班室。才剛張嘴叫了聲老師,就被一個乾淨俐落的手勢斬斷,他的目光透過眼鏡看著我,讓我想起手術刀的寒光。
「葉言。」
「是。」我不自覺的挺直身體,冷汗順著背脊滑下。
他掃了一眼我的T恤加牛仔褲,語氣冷峻「白衣呢?」
「……」我怎麼知道聽個話還要穿白衣……
他看了我幾秒,目光在我臉上戳出幾個洞,然後突然站起,脫衣服的動作把我嚇了一大跳。白衣甩過來,我愣了幾秒直到他嘆氣才急忙穿上,衣服很乾淨,甚至還帶點清淡的香氣。
然後他又說:「手。」
乖乖的伸出去,因為中午才打過球,手有點髒,指甲裡隱隱藏著汙漬。
他的表情像是上面沾滿狗屎,「去洗。」
於是我跑到廁所認真的洗,還照洗手五步驟搞了五分鐘,一進門就瞧見桌上多了把指甲刀。自發性的把兩手都剪一遍,剛獻寶似的伸手給他看,就被兩個字搞到氣結。
「再剪。」
直到差點把十根手指頭都剪出血,他才示意我停止。我開口想說點什麼,他卻抬起手來,一顆一顆的解開自己襯衫的鈕扣。
血「騰」的一聲衝上腦,我給他震的倒退一步,差點就奪門而出。
但是他脫的那麼從容鎮定,脫的那麼正氣稟然,我也只能硬著頭皮站在原地,尷尬的盯著桌上的一疊病歷。
衣服快就脫完,他一絲不苟的把襯衫摺好,平躺在值班時打盹的床上,示意我過去。我磨磨蹭蹭的走過去,太陽穴不停的抽動,我急促的瞄了他一眼,看到他嘴角勾起嘲諷的弧度,突然覺得自己像個白癡。
「頭部頸部,呼吸系統胸部檢查。」
我稍微鬆了一氣,慶幸自己是有備而來。冷靜下來之後,快速回憶一遍昨晚突擊的操作過程,深吸一口氣開始動手檢查。頭部和頸部,一切順利,然而就在我找到心尖波動點,感受到他的心臟在掌下跳動時,我下意識轉過頭,對上他的目光。
他也看著我,眼神專注,但我卻在其中分辨出諧謔的意味。像是有人在臉上抽了一鞭,我迅速的扭過頭,再碰到他身體的手就不太穩了。
沒穿衣服的是他,被我摸來摸去的也是他,但臉紅尷尬的居然是我。
終於叩完肺下界時,我彷彿是從水裡撈出來的,連他的白衣都暈上一層汗水。他慢慢的做起來,從容不迫的穿好衣服,然後推一推眼鏡問我,「沒有遺漏了?」
我點點頭,然後又搖搖頭,他不發一語的等我回答,即使低著頭,也能感受到冰冷。我深刻的,真誠的反省之前的行為──就算去死,我也絕對不會逃掉那三堂課。
堅持了幾分鐘,我終於受不了那種壓迫感,崩潰的說:「我不知道。」
「我帶著眼鏡,」他的聲音柔和,但我卻冷汗直流,「這說明我眼睛有問題,可是你既沒檢查也沒詢問。」
不管哪本書都不會要求醫生檢查患者的眼鏡啦!當時我這樣想。
「那,老師,」我鼓起勇氣怒視他,「你的眼睛有什麼問題?」
他只用一句話,加上一個微笑就把我的怒火變成笑話。
「沒問題,」他淡淡的說,「這是平光眼鏡。」
如果他不是老師,我絕對會衝上去揍到他眼鏡拿不下來,但這還不算什麼,下一句才讓我想殺人。
「診斷學考勤扣二十分,解剖學未到我會連繫學務處。白衣還我,你可以走了」我脫掉他的白衣,咬牙切齒的說了聲「老師再見。」然後摔門走人,即使走出醫院,還是感受的到那種嘲笑、輕視的視線,我知道他一定還在看著我,就像看著一隻愚蠢的戲猴。

_________________
超宇宙級深愛雙胞胎弟弟的超銀河級弟控
也就是說我喜歡自己弟弟大於喜歡這個人
反正都是喜歡,所以沒差吧?(喂)
最喜歡弟弟、家人、朋友、以及除此之外
順代一提重視程度同上!
正值中二與弟控的年紀
自認還算好相處

歡迎來網誌瞧瞧~

白梢交友檔案 留言板
QAZWSXCDEVFR
Offine男射手AB20
中級會員
中級會員
G幣 2639
文章: 105
註冊時間: 2010-08-05

QAZWSXCDEVFR
Offine男射手AB20
中級會員
中級會員
文章: 105
G幣 2639
註冊時間: 2010-08-05

QAZWSXCDEVFR 發表於 2014-05-31 11:04 引言回覆
最近飛蟻越來越多了(煩躁煩躁)

真希望紗窗能再進化...(嘆)

啊,抱歉開了題外話

....................................

從此以後我從沒逃過診斷學,只是不厭其煩的干擾他。醫院那次我誇大渲染,加油添醋講給所有人聽後,全學院的人都知道:俞夏遠是個十足的變態人渣。
兩個星期後,他再次給我們上課,當他不帶溫度的目光掠過人群看向我時,我就知道東窗事發了。
全班同學都很喜歡我,因為我成功擋住了三分之一的槍林彈雨──每堂課前他會挑三個人抽問上堂課的內容,問題十分之刁鑽變態,立志把人問到吐血身亡。然而不管前面兩個是誰,第三個永遠是我──於是當俞夏遠沉穩的叫出「葉言」兩個字時,所有人都長吁一口氣,默默的攤開書本,幸災樂禍的看我站起來受難。
不單單是提問,實驗課倒楣的也總是我。當他說要找模特兒,那就是要找我,要找模擬病人,還是找我,要找苦力,依舊是找我。我們班的人比其他班幸福,就是因為有我。
那段時間我們無疑是互看對方不順眼,說是水火不容也不為過。我當然不可能任他欺壓──那年的教師評估上,我利用學生會主席的職權,做了小小的煽動和手腳,於是他榮幸的在評估成績上掛車位。
他倒是沒說什麼,甚至也沒有失落的表現,一周以後我被主任叫去聊天,「葉言,」平時和我稱兄道弟的人沉著臉,「這次評估,你是不是號召同學給他打零分了?」
我當然打死不承認,但主任大人顯然早有定論,在一番教育轟炸之後,我小心翼翼的問:「凱哥,你和俞老師認識?」
「認識。」主任長嘆一口氣,頗為感慨,「他是我學長。」
結果,我禍害了一個老師,連帶惹著了自己的頂頭上司,那個學年原本到手的獎全飛了,我自然把這筆帳記在他頭上。
每堂課他依然不知疲憊的折騰我,我也不遺餘力的頂撞他,就當這是全班慣有的娛樂。然而謝幕的時間,卻悄悄來臨。

_________________
超宇宙級深愛雙胞胎弟弟的超銀河級弟控
也就是說我喜歡自己弟弟大於喜歡這個人
反正都是喜歡,所以沒差吧?(喂)
最喜歡弟弟、家人、朋友、以及除此之外
順代一提重視程度同上!
正值中二與弟控的年紀
自認還算好相處

歡迎來網誌瞧瞧~

白梢交友檔案 留言板
QAZWSXCDEVFR 發表於 2014-05-31 12:22 引言回覆
那年他給我們上的第一節實習課,是病歷的書寫,我的作業不幸而理所當然的再次中獎。他叫我病歷抄在白板上,當著全班的面進行講解糾錯──過程不說也罷,總之等他講完,白板上佈滿了紅色的圈和叉,完全變成圈叉的海洋。
「這個病歷寫得很好,」他把白板筆「咚」的一聲扔在桌上,微笑得十分欠打,「所有可能犯的錯全都犯了。」
全班哄堂大笑,坐在前面的還在地上打滾,我在笑聲裡維持淡定,心裡幹到不行。他站在講台上,傲慢的看過來,我回瞪他,暗暗的咬牙。
當天我把白板上的圈叉全都抄回來,回寢室鑽研了一晚問診技巧,順便在同學身上實踐練習。當整個寢室的人都被我問到崩潰,揚言我再提到「主訴」和「現病史」就把我掃進廁所睡覺之後,第二天我摸到他的病房捉了一個病人問診,下午就馬上把改過五次的病歷砸到他桌上。
他從辦公桌上抬起頭,略為驚訝的看我一眼,我把那張病歷往前一推,「俞老師,幫我改改吧?嗯?」
那時我感冒,鼻子塞著,卻從濃濃的鼻音中聞到火藥味。他卻一反常態,雷達失靈似的,沉靜的拿起那張破紙看起來。
我的眼睛隨著他的目光而移動,心臟怦怦地跳到喉嚨,當他拿起筆在上面寫劃的時候,我的心沉到谷底。
他改了幾個字,然後遞給我,都是一些細節的部分,甚至有些雞蛋裏挑骨頭。我沮喪的把那張紙揉成一團握在手中,低下頭等待批評。
「寫得很好,不過下次不知道藥量就不要猜,寫不詳就可以了。」
我簡直懷疑這裡還有第三個人,因為他不可能有這麼溫和的語氣。我像是被雷劈一樣抬起頭,恰巧他也在看我,露出微笑。
「進步很大。」
我從來沒有想過他會有這麼和藹的聲音,帶著輕微的讚許和鼓勵,像春天的微風。其實他的聲音很好聽。那個笑容短暫即逝,這是我第一次看見他不帶嘲諷的笑。在那溫暖的和煦裡我恍惚了一下,感覺心飛到很高很遠的藍天裡去。
「葉言。」
「啊……」我從藍天裡回神,「啊。」
「你今天下午因該有課吧?」
那學期課排得很滿,我是逃了專業選修課才能來醫院的。其實因該要撒謊騙騙他,但是那的時候,我的腦子已經連最基本的思考都停滯。
「有的,心理學,蹺了。」
他眼神嚴肅,我還以為他又要跟學務處通報,然而他扯過一張紙,寫了幾行字遞給我,我茫然的接過來,發現那是一張假條。
「陳楠要點名的,你把這個給她。」
陳楠是我們的心理學老師,我反應了一會才記起來,陳老師應該是他的學妹。
還來不及回應,他就做出掃地出門的手勢,「快點回去,晚課再蹺沒人理你。」
我仍然茫然的走出門去,那天晚上我的確有課。在公車上我神智不清的搖搖晃晃了半小時,到學校後才終於懊惱起來,我還沒對他說謝謝

_________________
超宇宙級深愛雙胞胎弟弟的超銀河級弟控
也就是說我喜歡自己弟弟大於喜歡這個人
反正都是喜歡,所以沒差吧?(喂)
最喜歡弟弟、家人、朋友、以及除此之外
順代一提重視程度同上!
正值中二與弟控的年紀
自認還算好相處

歡迎來網誌瞧瞧~

白梢交友檔案 留言板
QAZWSXCDEVFR
Offine男射手AB20
中級會員
中級會員
G幣 2639
文章: 105
註冊時間: 2010-08-05

IrisKao
暮鳶
Offine女天蝎A19
中級會員
中級會員
文章: 269
G幣 9018
註冊時間: 2012-09-14
來自: 書堆
IrisKao 發表於 2014-05-31 18:59 引言回覆
好棒有更新耶~( ゚∀゚)っ❤
等待果然是有代價的!!
還有暮鳶我嚴肅的問一句(正色
先輩,為什麼不出書呢?!

_________________
我是Iris Kao ^^ 希望我們能作好朋友呦
PS. I AM A TWILIGHTER!!(尖叫

超有道理名言佳句:
1.生活裡沒有書籍就好像沒有陽光;智慧裡沒有書籍就好像鳥兒沒有翅膀──莎士比亞
2.婚姻是愛情的墳墓,但沒有婚姻愛情便死無葬身之地
3.小時候,哭著哭著就笑了;長大後,笑著笑著就哭了

無名:http://www.wretch.cc/blog/iris881021
blogger:http://iriskao881021.blogspot.tw/

Iris鳶交友檔案 留言板 心情日記
QAZWSXCDEVFR 發表於 2014-06-02 13:41 引言回覆
喵喵喵喵不要叫我仙貝!!!

我會不˙自覺聯想到旺旺啦(笑)

火侯太差,故不出書。

不過有出過本就是了

_________________
超宇宙級深愛雙胞胎弟弟的超銀河級弟控
也就是說我喜歡自己弟弟大於喜歡這個人
反正都是喜歡,所以沒差吧?(喂)
最喜歡弟弟、家人、朋友、以及除此之外
順代一提重視程度同上!
正值中二與弟控的年紀
自認還算好相處

歡迎來網誌瞧瞧~

白梢交友檔案 留言板
QAZWSXCDEVFR
Offine男射手AB20
中級會員
中級會員
G幣 2639
文章: 105
註冊時間: 2010-08-05

QAZWSXCDEVFR
Offine男射手AB20
中級會員
中級會員
文章: 105
G幣 2639
註冊時間: 2010-08-05

QAZWSXCDEVFR 發表於 2014-06-02 14:29 引言回覆
累積下來的量~

話說發文章下面那個小小的自我介紹去哪改啊?

有留言板和心情日記連結的那個

........................................

現在想起來,或許就是從那時候開始,他在我心中不再只是一個刻薄討厭的壞人。從那時開始,我逐漸發現他的可敬之處,盡管,還是嫌晚了些。
他對我的那些機車跟龜毛,很久以後我才明白他的嚴格是為我好,可是那麼長一段時間裡我一直誤會他,完全不理解他的用心。他是為數不多真正關心我的人,但那時候卻因為專注於享樂和虛榮,看重一些其實不太重要的東西。
等他終於教會我如何分辨取捨的時候,我才體會到自己當年的幼稚,並為此感到十分慚愧。但是又覺得十分懷念,因為至少那段時間裡,他還願意花時間折騰我。
一直到遇到他以前,國中到大二,不提打架鬧事那種我一直是學校裡不安分的那群人其中之一。大三那年,我還頂著學生會主席的名頭,四處拋頭露面,裝模作樣。
學院喜歡我,學校的老師也喜歡我,我每天要考慮的就是如何在台上發光,人生的目標就是成為一個閃亮亮的小金人──事實上,也差不多成功了。
當時擺在我面前的誘惑很多,甚至對一個大三的學生來說,是有點太多了──加入北區大學聯合會,赴地方政府學習,競爭三校聯合會主席……學業退居到第二甚至第三,那時候我一心就在浮華虛名裡打轉。
就在我差點做出人生最失敗的一個抉擇時,俞夏遠介入了。
無數選擇裡,北區大學聯合會是最有誘惑力的,那時學生會會長也在競爭這個機會,我和他相比少了許多優勢,於是每天工作做起來更加不要命的任勞任怨。
我以學院的名義,邀請縣內十所大學的分院主席,組織一次轟動的精英論壇,算是功成名就,但那半個月裡付出多少,也只有我自己知道。
每天只睡三個小時,親自跑遍每個學校,落實每細節,查找資料辯題,籌劃彩排,邀請上級──飯幾乎是沒時間吃,至於上課,除了俞夏遠的診斷,我幾乎全部蹺掉。班導和主任一心想給學院長臉,縱容著我蹺課,假單隨便我開,簡直恨不得我直接辦個休學。
然而無論有多忙,有多要緊的事,診斷學都要趕回學校上,至於為什麼,我也不是很清楚。自從病歷事件那次開始,我對他的敵意很詭異的減輕了,我開始有那麼一點點領悟到,他對我未必有我想像的那麼壞。
精英論壇結束那天,晚課剛好是診斷,我渾渾噩噩的送別上級,趕回教學樓時已經遲到兩分鐘。他向來不允許學生遲到,凡是遲到的學生他一概趕出去,結果那天我開門對他彎腰鞠躬時,他停下講課,只是淡淡的掃一眼示意我回到座位。
他的聲音在遠處響起,十分動聽流暢,但渺遠的像是遠山傳來的歌聲。數日累積的睏倦如海嘯一樣壓塌我,我的頭越來越沉,渾身都疲軟的像一灘爛泥,於是不知不覺中,我頹然倒下,就在他的課堂中──睡著了。
半夢半醒間,我感覺到一個冰涼的東西抵在頸後,就像夏日裡涼沁的流水和微風,我在夢裡依戀的蹭了蹭,它卻倏地離開,我惱火的搖搖頭,頭痛和乏力讓我覺得十分煩躁,大力的咳嗽兩聲,胸口悶悶的疼了一下,突然間就清醒了。
我想起我在什麼地方。
砰的一聲跳起來,過猛的力道讓眼前一片黑暗中金星飛舞,天旋地轉裡恍惚看見他站在桌子旁,教室裡只剩我們兩個,顯得空蕩蕩。
慌亂中,第一個想到的竟然是滿清十大酷刑,急著想要解釋,一張嘴喉嚨裡又是一陣難過。沙啞的咳嗽幾聲,我感到有些氣悶,頭暈得更厲害。
「多久了?」
我一時沒反應過來。「什麼?」
「咳嗽多久了?發熱呢?」
我仍然是滿腦子糨糊的狀態,「我發燒了?」
他又看了我一會,突然失去耐心似的伸出手扶我在以上坐正。他的手碰到我外露的手臂上,顯得有些發涼。下一秒衣服就被撩開,一個冰冷的東西貼在背上,我冷的打了個寒顫,意識到那是聽診器。
我張張嘴,才發半個音就被他阻止,「不要說話。」
這才想起,被聽診的病人是不能開口說話的。除了會干擾醫生聽診,經過聽診器放大的語音也能夠把醫生震個半死。
冰冷的觸感隨著我的呼吸移動著,我不敢發出聲音,腦袋裡一團亂,只覺得他的手乾淨俐落,動作……也讓我覺得十分溫柔。
我半靠在他身上,竟然有些迷戀這樣的感覺。
過一會聽診器離開,衣服也被拉回去,我回頭看著他,在不斷搖晃的視野裡,他也低頭看著我,眼裡有某種東西讓我的心輕微的停頓,軟的沒力氣跳。
「馬上住院。」
他緊繃的臉色十分嚴厲,我幾乎沒思考就站起,搖晃得跟著他走。他還穿著上課的白衣,雪白而一塵不染的背影,我跟著他身後走過陰暗的走廊,整個眼前只剩下一片明亮的白色。
高熱裡會讓人覺得眩暈恍惚,怎麼被他扶上車,怎麼來到醫院我都不大記得,唯一可以確定的是,老師一直都在身邊。
最後被送去病房,幾個護士圍在我身邊鬧騰著,手背上一陣刺痛,好像是打了點滴。只記得真的很睏,昏昏沉沉就睡了。
淺而長的睡眠裡一直聞到一種清涼的味道,像是薄荷混合著青草,渲染出一片綠色的夢境。

_________________
超宇宙級深愛雙胞胎弟弟的超銀河級弟控
也就是說我喜歡自己弟弟大於喜歡這個人
反正都是喜歡,所以沒差吧?(喂)
最喜歡弟弟、家人、朋友、以及除此之外
順代一提重視程度同上!
正值中二與弟控的年紀
自認還算好相處

歡迎來網誌瞧瞧~

白梢交友檔案 留言板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所有的時間均為 台灣時間 (GMT + 8 小時), 1頁(共2頁)
前往頁面 1, 2  下一頁


前往: 
無法 在這個版面發表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覆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編輯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刪除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進行投票
無法 在這個版面上傳檔案
無法 在這個版面下載檔案